以后你的嘴是我的尿壶 办公室迈开腿让我吃一吃

早安 2023-01-07

 申小甲不是白痴,当然听出了老妇的话中的意思,面色顿时难看起来,大大地张着嘴巴,讶然道,“您是罗娇娘?”
  老妇扬了扬手中擦眼泪的丝帕,刻意将绣着娇娘二字的那一面朝向申小甲,淡淡道,“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申小甲艰难地收起下巴,咽了咽口水,眼角抽搐道,“您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娇气!”
  “年轻的时候也娇气,甚至有些矫情,”罗娇娘唏嘘道,“时光荏苒,岁月不饶人,如今年老色衰,哪里还有半点娇情的底气。”
  申小甲在心中暗暗不太礼貌地问候方英雄几句,干咳两声,缓解一下此刻尴尬的气氛,努力挤出一张笑脸道,“您说什么呢,哪里年老色衰了,在我看来,您依然风采绝代,眉眼间那股子成熟的娇媚是无人能比的,先前我叫您奶奶实在是太过唐突,应该叫您罗姨才贴切!”
  “你这孩子真会说话!”罗娇娘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儿,感叹道,“我要是年轻个三四十岁,说不得还真愿意和你来场美丽的邂逅呢!至少不会傻乎乎地在这里等那个人,一等就是三十年……”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安装最新版。】
  申小甲觉察到了罗娇娘言语之中的那几缕酸楚之意,轻声问道,“罗姨等的那人是去参军了吗?”
  罗娇娘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他最初确实在军营里的混过一段时间,但很多年前便转为文官,走上了仕途。”
  申小甲纳闷道,“那他是被派往了很远的地方吗?怎地不把你也接过去?”
  “不是……”罗娇娘又一次摇了摇头,满脸忧伤地答道,“他很早之前便已经回到了京都,只是不能再来见我。”
  “他娶了别人?而且是那种高官贵族的女儿?”
  “那女人也算不得多么高贵,但对当时的他来说确实大有助益。”
  “好一个陈世美!”申小甲轻啐一口,鄙夷道,“为了仕途,抛弃糟糠,攀龙附凤,这等龌龊之人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忽地想到什么,满脸疑惑地看向罗娇娘,“罗姨,你既然知道他负了你,为何还要在这大鸣湖畔苦等?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这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不必辜负自己的青春年华啊!”
  罗娇娘面色温和地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事实上,真要论谁负了谁,那也是我先负的他。”
  申小甲微微皱起眉头,疑惑道,“您在他回来之前先嫁了别人?”
  “也不是,准确地说,”罗娇娘眼神有些凄楚地摇头答道,“是我嫁人之后,他才离开了京都,去了军伍之中,所以应是我负了他才对。”
  申小甲抓了抓额头,实在有些想不明白,既然你都嫁作他人妇,又何来苦等三十年之说,但看罗娇娘此时的神情,确是那种久久等候良人归来却不得的失落,瘪了瘪嘴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罗娇娘捏起丝帕擦了擦眼角浑浊的泪水,侧脸直勾勾地看着申小甲,微笑道,“太久没跟人说过话了,竟罗里吧嗦讲了这么一些没名堂的……我虽然人老眼花,却还没有糊涂,你这孩子嘴巴是甜,但一句实话都没有,所谓慕名而来,以及美丽的邂逅,都是瞎编的吧!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这儿寻我又是为了什么?”
  申小甲歉意地笑了笑,满脸真诚道,“小子方才所说之言确实掺杂了几分假话,但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不想给您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罢了……我叫申小甲,的确是从月城来的,也的确是为了寻找两个朋友,但来这大鸣湖却是为了查案,想要见您一面,也是因为有人跟我说过您或许知道案子的个中内情……”
  罗娇娘额头的皱纹紧紧地挤在了一起,正色道,“什么案子?”
  申小甲指了指大鸣湖,面色严肃地答道,“大鸣湖案!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船夫落水了,然后他的尸体漂浮在湖中被人发现,上报给了官府。”
  “你是京都府衙的人?”
  “并不是……我本是月城的捕快,因为参加了京都的神捕大赛,侥幸得了个第二名,承蒙圣上垂青,这才封我为钦差,专门负责侦办此案。”
  罗娇娘上下打量申小甲一眼,赞许地点了点头,轻咳两声道,“第二名也不错了,算是年轻有为!但不要骄傲,下次争取勇夺第一吧!不然总是得第二名,很容易落得一个千年老二的称谓,很是不雅!”

 


  申小甲张了张嘴,本想解释一下神捕大赛的黑幕,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事实胜于雄辩,自己确实只是第二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话锋一转,将话题引回正轨上,一脸肃容道,“罗姨,咱们还是说回案子吧,您是不知道,圣上给我的办案期限非常短,时间相当紧迫……所以请您务必配合,把您知道的相关情况都告诉我!”
  罗娇娘转过身子,盯着波光粼粼的大鸣湖,犹豫了良久,缓缓开口道,“那个船夫是董三吧?”
  “看来您真的知道一些东西!”申小甲双眼亮了一亮,急声问道,“您在案发那日可曾来过大鸣湖,有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事情?”
  罗娇娘低着头,耷拉着眼皮道,“董三的事情不只是我知道,村里很多人都知道,毕竟涉及到了龙王的诅咒,这在村子里是非常敏感的话题……案发那一日虽然我不在这边,但我知道有一个人肯定看见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申小甲顿时来了兴致,神情激动地问道,“谁?”
  “董三的未婚妻,罗铁妞。”
  “铁牛?好端端一个女子,怎地取了个这么粗野的名字?”
  “不是牛,是妞!铁妞的母亲在生下她没多久就过世了,名字是她那个泥腿子父亲罗兵汉取的,难免粗犷了一些。但这些不是重点,你此刻不是应该好奇董三这样长相丑陋的人也有未婚妻吗?”
  “董三其实长得不丑,只是脸太黑了一些。我认真观察过他,以前必定也是个帅哥,他撑船的时候总会习惯性地撩一下头发,有时候还会望着天空发呆,眼神中透露着只有像我这种帅哥才会有的忧郁,这些都足以证明,董三是最近才变丑的。所以,如若以前他还是帅哥之时,便与人订下了亲事,而今突然冒出一个未婚妻,也不是太让人吃惊的事情。”
  罗娇娘侧脸看向申小甲,赞叹道,“年轻人脑子转得是挺快的……董三以前的确长得挺周正的,皮肤也很白,还会写几个字,经常在渡口摆摊帮人写写家信什么的。只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他不是变丑之前与铁妞订下的亲事,而是在变丑之后,若是他依然是之前的模样,铁妞是不可能嫁给他的。”
  “铁妞品味很独特啊,不喜欢帅的,反倒喜欢丑的?”
  “这不是品味的问题,女孩子哪有不喜欢长得帅的,但如果要嫁人,罗家村的女子只能嫁给丑汉,否则便会遭到诅咒,未婚夫一定会被大鸣湖的龙王吞进肚子里。”
  申小甲突然想起朱元直给自己讲过的那个故事,惊了一下,偏着脑袋问道,“莫非罗家村的人就是当年那个村子的后人?”
  “原来你已经听过那个传说了……”罗娇娘神色黯然道,“没错,我们罗家村的祖先就是曾经葛家庄的一支,在龙王诅咒出现之后,逃了出去,只不过后来因为各种不得已的缘故,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北浔桥,建起了何家村。”
  申小甲紧皱眉头道,“到底得是多么不得已的缘故,才能让你们的祖先明明已经逃离诅咒之地,最后又跑了回来?”
  罗娇娘苦笑道,“很多啊……最简单的一个缘由就是我们的祖先不管去了哪里,都会被人当成异类,没有谁愿意亲近他们,即便是隐姓埋名,不知为何,总会有人认出他们来自葛家庄,出于对诅咒的恐惧,所有人都想尽办法驱逐他们离开……最后,他们只能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人内心的成见很多时候比山还要高,比海还要深……”申小甲沉沉叹息一声,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双眼微眯道,“您的意思是董三为了迎娶铁妞,所以故意把自己的面容弄得丑陋一些,晒得黑黑的,可龙王认为董三以前是帅哥,仍旧降下了一半的诅咒,吞下了董三,而后又将董三吐了出来,能死能活全看董三自己造化,比较不幸的是,董三的运气很差,最终还是死了。”
  罗娇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村里人都是这么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只有死去的董三,以及那一天前去渡口找董三商讨婚事的铁妞知道。”
  申小甲朝罗娇娘身边挪动一步,眼神期待道,“罗姨,能不能带我去和铁妞聊聊,事情总要有一个结果,倘若永远都停在龙王诅咒这上面,那罗家村的悲剧就不会有尽头。”
  罗娇娘重重地咳嗽几声,扭转身子,一边缓步走下北浔桥,一边面容有些疲惫地说道,“我可以带你去见铁妞,但你很可能没法子和她聊出个结果。”
  申小甲立刻跟了上去,皱着眉头道,“为什么?”
  “你见了她之后就明白了!”罗娇娘苍老的面庞上似乎又多了几条褶子,微微地弯着腰,驼着背,于微风斜阳中一步步迈向何家村,脚步时快时慢,像是既想赶快带着申小甲回到村子,又不是很愿意让申小甲太快见到罗铁妞,一半期待,一半迷茫……

  ,昭雪令

  一缕缕气味钻进申小甲的鼻孔之内,无尽黑色的感知世界逐渐被浇淋成鲜红!
  血,很多血,很多人的血!
  火,大火,铺天盖地的烈火!
  焦臭,血肉皮毛被烧焦的熏臭!
  短短一瞬,申小甲便从这些气味中嗅出了某一夜以及某一日的秋之肃杀!
  他猛然整开双眼,抽出背上的火刀,一步踏出,双手紧握刀把,竖举火刀于头顶,内力疯狂涌出,眼中两道明月浮出,刀锋一扭,怒劈而下。
  刀光在下落过程中不断暴涨,至与大地相触时,已长达数丈。
  大地顿然皮开肉绽,裂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申小甲收刀入鞘,盯着新鲜泥土之下的那一层暗红色土壤,沉思了许久,扭头看了看大鸣湖,举步走到岸边浅滩处,数了数湖岸黑泥上的脚印,忽地注意到某处有两个方方正正的印迹,似乎应该是放过木箱之类的,两只手比划一下,发现大小与之前装着老叫花那个朱漆檀木箱子十分吻合,立时脑中闪过一道亮光,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越是细想,申小甲越是觉得那个猜测的可能性极大,当即快步跑向北浔桥,东翻西找,终于在桥头一侧寻到两道车辙印,不深不浅,不大不小,但很清晰。
  那一日的血大概有了些眉目,可是那一夜的火因何而起?
  正当申小甲紧锁眉头沉思的时候,突然不知从何处飘来几句婉转的轻歌,歌声清澈却又带着几分沧桑,让人情不自禁地与之共情。
  说是曲子,其实是一首短诗。
  诗名相思,乃是诗佛王维所作,全诗四句二十字,虽然简短,但韵味绵长。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申小甲忍不住跟着哼唱起来,因为诗句很短,所以曲子也很快到了尽头,可余音袅袅,仍在北浔桥上飘荡。
  彷佛轻哼曲子那人觉察到申小甲唱和一般,小心谨慎地从北浔桥另一端走了上来,呆呆地看着桥头的黑白短发少年,有些怅惘,又有些释怀。
  申小甲侧了侧脑袋,一脸好奇地看着从桥尾走上的那人,有一丝丝意外,还有一丝丝不知所措。
  如此婉转浪漫的诗歌,竟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妇所唱,怎能不让他感到意外!而且,这位老妇在和申小甲目光相接的一刹那,居然淌下了两行眼泪,怎能不让他感到不知所措!
  一个女人见到某个男人之后哭了,这种事情并不罕见,天下薄情之人多如夜空繁星,但若是哭泣的女人是个年迈的老妇,这就极为稀奇了,里面定是藏着许多故事。
  但申小甲明确地知道自己和老妇绝对没有一丁点故事,更不会有什么狗血的事故,所以不知该作何反应。
  气氛渐渐变得奇怪尴尬,就在申小甲实在忍不住之际,老妇率先开了口,摸出一张绣帕,用力地按着眼角,轻叹道,“哎!这人老了,流的泪都多了些,开心时会哭,难过时会哭,迎着风的也会哭……”
  尽管申小甲不太相信老妇是因为迎风才流了泪,但还是就坡下驴,顺着老妇的话说道,“您这年纪迎风流泪是正常的,鼻泪管已经发生一定程度的萎缩,泪液流通不太畅快,遇到冷风一吹啊,鼻泪管收缩,很容易就淌出眼泪。当然,也有可能是您罹患了慢性结膜炎、沙眼等眼科疾病,这年代不太好治疗,我虽然懂一点,却也爱莫能助,最多开些方子缓解一二。”
  老妇微微一笑,笑容分外和蔼明媚,就连脸上的那些褶皱也显得好看了一些,摆摆手道,“我都是半截身子埋土之人,便是有病也懒得折腾了……你这孩子倒是个心善的,咱俩素不相识,也想着帮我瞧病。”
  申小甲嘴角微微翘起,勾出一个干净纯真的笑容,有些羞涩地答道,“小子我是听着您的歌声有些入迷了,觉得这样歌声应该多在这天地间飘扬些日子,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您,我就想到很早就过世的奶奶,心中倍感亲切!”
  这话前半段没什么,后半段就说得有些昧良心了,不论上一世,还是这一辈子,申小甲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奶奶,更遑论从老妇身上感到什么亲切。

 


  然而老妇听了之后,却有些动容,眼角淌出的眼泪也更多了一些,神情激动地连说了好几个“好孩子”,深吸一口气,温柔地问道,“好孩子,老身听你口音不像是京都之人,是外来的游客吗?”
  申小甲乖巧地点头答道,“我是从月城来的,到京都主要是想寻两个朋友,顺带游玩一番。”
  老妇接着问道,“你的朋友找着了吗?”
  “还没有,”申小甲摇摇头,轻轻叹息一声,表情略显忧愁地说道,“到现在为止,仅有一丁点线索,或许等到今晚之后能有个方向。”
  “找到了朋友,就赶紧离开京都吧,那座城是个怪物,不是人能久待的地方……”老妇抿了抿嘴唇,语重心长地规劝道,“平时也少来大鸣湖,最近这边不太平,多事之秋啊!”
  申小甲双眼微微一亮,内心揣测老妇可能知道些什么,当即追问道,“如何不太平?您是住在这附近的吗?能否与小子我讲讲,回头我也好提醒一下身边结伴同行的其他朋友。”
  老妇抬起手臂,遥遥指着距离北浔桥几里之外的某个村子,解释道,“老身是住在那边的,每日都会来这里洗洗衣服,或是采点野菜野果什么的,对这儿的了解比很多人都要深一些……最近几日大鸣湖闹出过许多大动静,村里的其他人都不敢靠近,只有我远远地瞧过几眼,着实太过凶险,有一晚大火冲天,烧了好几个时辰,天都烧红了……”
  申小甲想到之前闻道的焦臭味,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有人在此纵火行凶?”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老妇神秘兮兮地答道,“那一晚这里停靠着一艘花船,莺莺燕燕的,勾得村里许多汉子都想来见识一下,只是周遭有许多凶神恶煞之人守着,这才让村里的汉子绝了凑热闹的心思……也幸好如此,才让他们躲过一劫,免于被天火焚身。”
  “天火?难道那夜的火是从天上降下来的?”
  “不是从天上降下来,而是腾地一下,无名火起……那是大鸣湖龙王的无名火哩。”
  “您亲眼看见那火是龙王降下的?”
  “那倒没有,但是村里有人躲在林子里偷偷瞧见了……前一刻那花船上还是歌舞欢腾,下一刻便突然烧起了大火,里面的人就像中了邪一样,愣是一个往外逃的都没有,即便烈火焚身,依旧唱着跳着,诡异得很……除了大鸣湖那个龙王,谁还能有这本事!”
  申小甲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脸上却是摆出十分认同的神情,低声道,“我之前也听人讲过大鸣湖那个诅咒,可不是说那个龙王通常都是把人吞进肚子里吗,怎么改喷火了?难道它还是一条喷火龙?”
  老妇左右横扫一眼,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吞人的那个是老龙王,喷火的这个是小龙王……老龙王只惩罚有罪之人,小龙王的脾气则要暴烈许多,那些花船上的人在这里莺歌燕舞,触怒了小龙王,这才降下无名火,将那些腌臜都烧了个干干净净!”
  “还有小龙王?”
  “当然啦,小龙王便是当年那位小殿下变的,死时本就满腔怨愤,能够将诅咒转化为无名火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有道理!正好应了那个词,怒火中烧嘛……”申小甲砸吧一下嘴巴,想起方英雄说过的那个人名,眼珠子一转,忽然问道,“奶奶,多谢您的提点,小子我还想多嘴问一句,您那个村子里可有一位名叫罗娇娘的女子?能否带我去见上一见?”
  这一声奶奶叫得老妇身子都有些酥软,满脸慈祥地乐呵呵笑着,但听见最后罗娇娘三个字,面色陡然一变,默默退后两步,警惕地盯着申小甲道,“你认识罗娇娘?你找她想做什么?”
  “算不得认识,只是慕名已久,”申小甲摸了摸鼻子,面不改色道,“听闻娇娘花容月貌,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我此次来大鸣湖游玩,心中时时期盼着与她来个美丽的邂逅,甚至还想题一首新词亲手送给她……奶奶,若是您知道她在何处,还望如实相告,全了小子这一片痴心!”
  老妇呆愣了一小会,愕然地盯着申小甲,斜着眼睛问道,“你仰慕她?还想跟她来个美丽的邂逅?”
  申小甲用力地点了点头道,“没错!但您可千万别把我当作那些登徒子,其实我平常很害羞的,只不过这次想着难得来京都一趟,怎么着也要大胆一回,不能留下什么遗憾……”
  老妇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表情玩味地看向申小甲道,“老身倒是不会误会你是登徒子,毕竟像你这样的年纪,长得也算勉强俊俏,行为孟浪一些也是正常……但很抱歉,老身无法带你去见她。”
  申小甲微微皱了皱眉道,“她没住在那个村子里吗?”
  “她确实住在村子里,但我不能带你去见她……”老妇轻轻地摇了摇头,挪步靠近申小甲,有些娇羞地说道,“因为她此刻已经站在了你的眼前!来吧,把你那首新词念出来听听,让老身感受一下你风骚的才情!”
下一篇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的做细节 欠C的玩意SB就是用来C的
上一篇
用注射器打水放屁眼里的网站 把自己栓起来等流浪狗上我
相关文章
  1. 迈开腿给我尝一下 男朋友有了一次就控制

    星辰浩瀚, 宇宙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关于对宇宙的探索,在人类入驻星系就就再没有停止过。神秘的宇宙吸引着无数人前去探索, 宇宙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而等发展到一定地步就不会是...

    0 2023-01-10

  2. 一天接10个客人疼死了 母亲3韩剧免费观看

    一百九十九天了。九十九,长长久久,这是个不错的意头,我很喜欢。也就在今天,晚之和老沈的故事最终落下了帷幕,我心中的不舍难以言表,不知道陪我一路走来的你们,是何感想...

    0 2023-01-10

  3. 写的超细的开车片段推荐古文 这是我看过

    “没错,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肖雄可以对付你的原因。连肖雄都看出来这是幻阵了,难道你认为你还有办法躲得开吗?”黑熊老大忽然之间笑着大声说道。其实黑熊老大跟这恶魔的分、身...

    0 2023-01-10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