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叫大声点 让他们听听再用点力

早安 2022-11-24

“嗯,你恐怕是希望我早点死去吧!”

江藿晟嘲讽地瞧了瞧这中年胖子,直视李文格。

“老大,大哥。”

李文格咽气时,浮上一个比哭泣更丑陋的微笑。

心中升起了一种坏预感。

“文格你亲口说出和我在一起的岁月!”

江藿晟深吸了口气,问他:

“二十年...”

李文格低着头捏着拳头慢慢地说着。

“二十年!你们记得那是二十年!”

“我以你为兄,盈盈以你为亲!你真的认为当我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时就会失聪?!啊?!带人夺权?!还要欺负盈盈!!老子这几年,亏待了你一分一毫!!”

“砰!”

他打了旁边桌上一耳光,气得不得了!

直接吓到了床前那个中年胖子。

李文格撇了撇头,将近十年没流泪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也有淡淡的不舍!

差了一点点!!

“呼~”

江藿晟吐出浊气,尽量保持平静。

“李老师,今天这件事使你见笑。有什么事在内部解决,回过头来请你吃顿饭吧。”

当即对李逸握拳。

据说家丑不可外扬的李文格,如今他的面容,却被实打实地弄得丢人现眼!

“小事。”

李逸也是抱着抱拳,然后和江盈盈打招呼,然后带着王梅从病房出来。

他的确没有理由待在这里。

不如别多管闲事。

李文格眼睛里,就像想吃掉自己一样,一眼也没瞅着,径直走出去,随手拿起房门就轻轻地拿起来。

才走了二步,就听见病房里传来江藿晟的狂怒之声。

李逸摇头晃脑地在心里感叹。

二十年的哥哥现在就这样结束了。

令人痛心的是。

估计把这一切都看得很透彻,王梅心里除了对江盈盈有一些顾虑外,剩下的就是放心不下。

毕竟她还没有为李逸办事就来了。

两人到了停车场驾车出院。

“今天事做得很好,钱早就打卡了。”

李逸靠在座椅上,无精打采地说。

“这就是,也不会看我做什么来着。”

王梅自得地笑了笑。

李逸白白看着王梅也是相当的高兴。

不要说了,有个会做事儿,也是太棒了,省事儿。

与江藿晟联系后,李逸的头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

如有条件,制作一批与药物相似的时间胶囊,日后不需要亲自出马,还可由王梅和其他人处理上述问题。

毕竟向后看,他们还需要更多的东西。不可能每一次成交,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都要亲自上阵,那就麻烦多了。

这件事一定要好好学习。

“嘿嘿,没错。以前你叫我去看房那事有眉目。”

正在想着怎么搞个时间胶囊,旁边王梅边开车边说。

“好吧?告诉我。”

“火隆山庄你晓得不,我司法局的朋友跟我说,金家的房子作为赃款,已经充公了。

近期将进行拍卖并将照片发下来供大家参考。

三层大别墅和院子也要比新房便宜得多,起价仅需5000万。新房要一个亿往上,又是期房。高我看了一下还算满意,您要不要的话我和那边商量一下,留一个竞价位置让我们?”

王梅问。

金氏贩毒案幕后主使她明知李逸就是这样,但是身为聪明人的她却不会向李逸请教如何把金家弄得落花流水。

因此她并不知道李逸到过火隆山庄。

李逸不以为然。

是不是很巧啊!

金家那所房子,老实说,他相当喜欢,不破旧立新。虽为赃款却以廉价为主啊!

既节省了大量开支,又达到了购房目的,一举多得。

于是,李逸不假思索,便一口应承。

重回城中村的王梅放下了李逸。

“回首往事,安排我打电话给您。”

留了句王梅开车走了。

既然把房子的事给王梅做了,李逸就计划好好学习和研究一下那个时间胶囊。

刚刚掏出钥匙要上楼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喂?”

李逸慢慢接过。

“李老师,出什么事了。哥被捕啦!”

阿姆说话时似乎异常着急,甚至有语无伦次之嫌。

魏夏被捕了吗?!如何做到呢?!

须知魏夏身手可等闲视之,一开始在金富康的病房里,他自己再加上两名保镖也没办法留他住下,如今反而被带走?!

“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逸小声喝了一声,本来上楼身形就停了下来。

“本来...本来我们把事做完了,今天又能回到帝都。在家里收拾好东西,没等我出门时,一个光头闯了进来,看见我哥不由分说地要下手。他...他太厉害了,能下功夫,照面卸掉我弟弟的枪!”

“那个男人还没打5个回合,我们俩便被放倒在地,而我也被他踢得晕头转向,醒后才知道哥哥已经失踪了.”

阿姆深吸一口气,一口气将这件事从头至尾都讲了出来。

“李老师,救我哥!!救我哥哥!!”

刚会说话的阿姆,声音似乎哽咽着,着急着。

光头吗?

会功夫吗?

李逸一直在心里寻找着关于这样一个影像.

不过看来他的遭遇,除李霸航之外,好像没碰到像会功夫、光头之类的,倒底不少.

“自己现在有什么问题吗?他们离开多久?你打架前那光头有说话吗?”

李逸苦思冥想着点了根香烟。

与魏夏有关联的死对头在李逸印象中除了金富康好像没有听说过。

敢情金家死侍了?看看他主子死到杀人灭口?

只是李逸才灵机一动,甩开了头

果真如此的话,那么魏夏和阿姆都会直接原地暴毙的。

“我没事...现在他们走了应该有三个小时了....”

“至于说过的话...我晕倒前似乎听到那光头说了一句‘放那把火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躲不掉这个下场。’剩下的都没有听清楚。”

阿姆细想后慢慢对李逸说。

这个范围是不是有点大...哪里放着火?是因为什么放火烧了.

等待着吧!

李逸在想这个放火意味着什么时,突然看见河边有一幢刚封顶的屋子,挂着一幅大红幅和‘封顶大吉’!

“楼盘·封顶大吉.”

见此情景,李逸想起了当初与魏夏初次见面时,他在城南第二人民医院内看见对面物业里冉冉升起那冲天大火的情景。

假如李逸记对了,那个楼盘就是所谓的花语水岸.

而花语水岸纵火案中的男主角,难道不是魏夏?!!

立刻,李逸的大脑嗡的一下。

“喂?喂?李先生,你还在听吗?”

打电话给李逸的阿姆看到李逸没有出声,赶紧问。

“嗯。”

李逸一脚踩死了烟蒂。

“您就这么做吧,

您先在哪里搞定伤口,您哥这个就不着急。”

“那就等着我打电话吧。”

“好....”

阿姆应声,旋即被李逸挂断。

内心那不安预感愈发强烈,若是真如他所想,那掳走魏夏之徒,李逸便心有所向。

花语水岸发展商是城南张家。

这可算是夺走帝都房地产一半江山的一家人啊!

这几个男人就是吃荤不吐苦水的老爷!

说是办魏夏,那可真是一点儿也不迟疑!

思来想去,李逸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魏夏出事了,身为其上司的自己也不可能不放在眼里,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有人被张家抓住,但李逸不管要是一定要看。

心里一有主意,马上不迟疑,上网查询张家住址,拦车赶紧去。

同时。

在某豪宅前,一辆奔驰李李停在面前。

一个光头在车尾箱里扛了个身影,径进豪宅。

人影扎起了小辫。

“你真的要我好好寻找。”

地下室里,一个有着金丝眼睛、看光头将魏夏绑到椅子上,看得魏夏嗤之以鼻的西装人。

“您就是张家人吗?”

魏夏嘴边的胶带解开,看向张恒眉头紧锁。

“你还有点头脑。”

光头为张恒拉了把太师椅,太师椅里坐着的后者目光冰冷地盯着魏夏。

“画一条路,如何让我走。就是我把你的房子烧掉才对。”

魏夏看着张恒沉声说道。

“这件事说起来我没有占理。一只胳膊。我把它交给你。你让我走吧。”

说完,安静地看了张恒一眼。

他要完成许多工作,而不是丢掉性命。

而李逸也等待着他.

“嗬...一只胳膊?”

“你可知道你对我不好有多么好。”

“烧光了自己分管的楼盘要拍屁股离开吗?知道那个楼盘的含义吗?!这就是我的处女作!乃吾投名状也!”

说完,张恒的耳光重重的砸向椅子!

自己失去了,是不是就用一只胳膊换来了?!

当他妈的啥弥天大梦?!

“说、谁吩咐你去呢。”

张恒盯着魏夏冷声说道。

“谁也没有授意我。”

魏夏看了看张恒背后站立的光头,心

开始躁动。

“这不是在和你们瞎说。让他上手。”

张恒眯起眼睛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叫大声点 让他们听听再用点力

话音刚落,后面那个光头就开始走向地下室一角,拽起了一辆大推车。

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刑具!

“一样东西都让他用到了才问清!老子现在有很多时间!”

张恒冷冷地说着,点了根香烟,就像看剧的观众,翘着二郎腿冰冷地望着魏夏。

内心的仇恨是无穷的。

正是由于魏夏烧毁楼盘,使其在家族中的威望直线下降,不但后续重大工程不得涉及,而且亲父也为其寻得深造之由,将其权益追缴。

自己傲娇小半生,第一次因这样的事而被冷眼相待。

这对于张恒而言,所受冲击不能说不是很大!

魏夏眼皮子一跳。

扭头一看,只见光头大汉冷着面孔端着老虎钳慢慢地走过来。

硬掰着嘴,被老虎钳夹着牙是使劲拉!

“啊!!!!!”

魏夏一声惨叫开始响了起来,弥漫在这黑暗的地下室里!

而且张恒好像也十分欣赏这一声啼哭,命人端上一杯清茶和一盘糕点,笑着望着饱受煎熬的魏夏。

足足一小时。

魏夏们正在遭受着无穷的煎熬。

浑身血迹斑斑,满身令人震惊的鞭状伤疤和烧得通红的铁烙印。

全身气息不振,垂死挣扎,仅留半口吊。垂下脑袋,血从口中滴了下来。

那条扎在一起的小辫子,也早已经散去。

“嘴好硬啊。”

张恒在吃光了最后的糕点后,甩开掌心,轻声道。

招手示意手拿铁刺鞭光头大汉住手,慢慢走到魏夏面前蹲在地上。

“折磨你那么久,你还不会吐槽,算一条汉子。”

张恒在魏夏面颊上拍了一下。

“和我对着干也是这样的结局。现在,我终于又给你们一个机会了。”

“说、指使自己的是什么人。”

张恒揪了揪魏夏头发,狠狠瞪了他两眼。

“杀死我.”

魏夏轻声低语,眼神已是空洞无神。

浑身疼痛已麻木,说这话似乎把他的全部精力都抽走了。

张恒眉头紧锁,甩开抓着魏夏发梢的双手,目光清冷地慢慢站起。

“成全了他。”

张恒找来毛巾擦擦手,顺

手往旁边一丢,对光头大汉道。

这样问也不问得很值钱,不必留。

“对了,大少爷。”

光头大汉两眼毫无感情色彩地跟着张恒点点头,找来一条绳子慢慢缠绕着魏夏。

感受到那渐渐憋气的气息,魏夏那空洞的眼睛里仿佛看见了自己父母和姐姐的面貌。

然后就在福利院旁的小胡同见到李逸。

抱歉,老师.

眼睛闭着迎接死神。

“完了。”

张恒拿出打火机慢慢点了根香烟。

危急时刻,地下室铁门“砰”地一脚踢开了!

张恒愣住了,光头手里的行动也忍不住停了下来,皱着眉看着门口的地方。

一身影慢慢越过地下室铁门,慢慢走进来。

魏夏慢慢撇过了头,只见来人嘴角勾出了一丝微笑。

先生在这儿.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张恒眉头一紧,喝问,内心却震动。

绑架魏夏一事除他本人、老钱和他的部下外谁也不知道!

而这就是他自己的庄园了,外面看守着无数人,这人怎么会发现这地方呢,怎么会进去呢?!

光头见了面色也浮了起来,森然了一下,手拿绳索放了下来,慢慢起身瞪了李逸一眼。眼里居然升起了一丝战意。

能够化解掉守卫们冠冕堂皇进入的人除了像他们这样的武者之外,差不多都做得到了。

帝都内排名靠前的武者们,他们本身基本就已经被联系到了,这个男人从哪里来?为什么从未见过?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和机器人做到哭机器打桩机 往下边塞玉器出门
相关文章
  1.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叫大声

    嗯,你恐怕是希望我早点死去吧! 江藿晟嘲讽地瞧了瞧这中年胖子,直视李文格。 老大,大哥。 李文格咽气时,浮上一个比哭泣更丑陋的微笑。 心中升起了一种坏预感。 文格你亲口...

    0 2022-11-24

  2. 和机器人做到哭机器打桩机 往下边塞玉器

    很快,医院门口就冲进来几个保安打扮的人,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吼道:谁,谁敢在医院闹事?活腻了是不是? 很快,人群就被这几个保安吓住了,纷纷让开了路,他们也一眼就看到了...

    0 2022-11-24

  3. 坐在紫到发黑的木棒上写作业 四个学长

    前面这么多人围着是在干什么?叶景程几人也走进了医院,立马被嘈的声音吸引了去,看到二楼一间病房门口围满了人。 哦,刚才有个年轻人抱个怀孕的女人冲进去了,钱也没有交,接...

    0 2022-11-24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