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第140话恩爱久等了 什么东西进去是硬的出来软

ff 2023-01-10



    赵渔乐得不行,她就爱听别人说她年纪小,“嗯,这话我喜欢听!四姨,我喜欢你哦!”

三个小家伙看到倪青竹来了,兴奋得咿咿呀呀乱叫着,小手不停地乱挥着。

倪青竹先是抱了抱老三,然后又抱了抱老大和老二。

“叫四姨。”

“姨姨!”

倪家姊妹多,三个小家伙不管见了谁都叫姨姨。

倪青竹看向赵渔,接着道:“多多呀,我姐呢?”

赵渔道:“我妈和我爸在书房写对联呢!我去叫她去!”

“不用不用,”倪青竹连忙摆手,“我自己进去就行,不用那么麻烦。”

语落,倪青竹一边将羽绒服脱掉,一边往屋里走去。

虽然外面飘着鹅毛大雪,但是屋里开着暖气,一点都不冷。

赵渔又接着教育三个小家伙。

每说一个问题,她都给小家伙第一块糖,把几个小家伙哄得一愣一愣的。

书房。

莫其深将倪烟扣在怀里,两人正在专心致志地低头写对联。

倪青竹站在门外,有些不好意思地敲敲门,“姐,姐夫。”

倪烟快速地反应过来,推开莫其深,放下毛笔,“青竹来了。”

莫其深跟倪青竹打了个招呼,一脸淡定的继续写对联。

“姐,妈让我送了点年货过来。”倪青竹接着道:“妈还说要炸麻花,问你要吃甜的还是咸的。”

“我要吃甜的。”倪烟道:“对了青竹,你中午就别回去了,在这儿吃饭吧!”

倪青竹道:“我还得去小曦姐那儿呢。”

“那我跟你一起去。”倪烟往外走,“我也好长时间没去小曦姐那儿了,咱们今天中午在她家蹭饭。”

“好啊。”语落,倪青竹接着道:“那你走了,姐夫和孩子们怎么办啊?”

过年期间,倪烟给佣人们放了一个长假,莫老爷子和莫老太太他们去江南了,前家里就他们六个人。

倪烟笑着道:“三个小家伙有赵小渔呢,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三个小家伙特别黏她,饭你姐夫会做的。”

莫其深往倪烟身上披了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外面冷,穿着羽绒服。四妹,你就放心和烟烟去小曦姐那儿吧,家里有我就行。”

“好。”倪青竹点点头。

两人刚走出房门,莫其深又追出来,拿着一个围巾围到倪烟脖子上,然后又给倪烟戴上帽子,替她整理好头发。

倪青竹看得目瞪口呆。

虽然她早就知道莫其深很喜欢倪烟,但她没想到,莫其深居然这么体贴,照顾倪烟比照顾他们家那三个小崽子还要周全。

像个操心的老父亲。

三个小崽子在莫其深面前,就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回来要我去接吗?”莫其深接着问道。

“不用,青竹不是开车了吗?”

倪青竹笑着道:“对的姐夫我开车了,你放心,我一定把我姐安安全全送到家的。”

莫其深点点头,送他们走到楼下。

鹅毛大雪还在继续。

莫其深嘱咐倪青竹,“路上开车慢点。”

倪青竹笑着道:“姐夫你放心,我会的。”

莫其深撑着伞站在雪中,一直看着车消失在马路上,这才转身往屋里走去。

车内。

倪青竹看着倒车镜里渐渐消失的身影,笑着道:“姐,姐夫对你可真好。”

倪烟笑着道:“大概是我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这太夸张了!姐夫能娶到你,也是他的福气!”倪青竹道:“不过说真的,姐夫他真的是爱惨了你。”

倪烟转眸看向倪青竹,“放心,你以后也会遇到一个爱惨了你的男人的。”

“希望吧。”倪青竹看向远方,眼底满是希冀。

没一会儿,就到了吴家。

开开心心看到倪烟和倪青竹过来,兴奋地跑过来,“姨姨!四姨!”

在上官曦这里吃了午饭,两人便回去了。

下午贴完对联,莫其深便开车带着倪烟和孩子们去京华村了。

今年莫老爷子他们回江南了,所以他和倪烟还有孩子们在倪家过年。

明年再和孩子们陪两位老人家回江南。

上官曦和吴陈俊也带着孩子们回来过来了。

倪翠花又惊又喜的道:“小曦,你们带着两个孩子了,那你公公婆婆怎么办呢?”

倪翠花虽然很开心上官曦和吴陈俊能回来过年,但是又怕吴陈俊的父母太孤单。

毕竟吴陈俊是独生子,如果他们俩都带着孩子回娘家过年的话,留下两个老人家在家得多难受。

做人可不能只顾着自己开心。

上官曦笑着道:“他们俩去国外过年了!”

吴陈俊的父母特别罗曼蒂克,往年吴陈俊的奶奶还在的时候,他们会留在家过年,陪陪老人,自从吴陈俊的奶奶前年去世后,两人就彻底地放飞自我了,经常不着家。

闻言,倪翠花送客口气,笑着道:“那快进来!快进来!”

上官曦道:“妈,咱们家年夜饭做好没?”

“还没有呢!”倪翠花笑着道:“我和你爸正在做。”

“晚上吃什么好吃的呀?我来给你们帮忙。”上官曦捋起衣袖,跟着倪翠花往屋里走。

“晚上吃火锅,然后在炒几个你们姐妹喜欢吃的菜。”家里虽然孩子多,但倪翠花从不偏心,每一个孩子都照顾到。

真心才能换到真心,要不然上官曦也不会对她那么好,将她当成亲生母亲。

两人刚走进去,阿黛尔就跟着走进来了,“妈,我也来给你帮忙。”

“还有我。”倪青竹接着道。

倪烟端着茶杯,慢悠悠地从外面走进来,“那肯定少不了我啊!”

小倪云搬着小凳子过来,“那我给你们烧火好了!”

看着这五个女儿,倪翠花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以前还在大坝村的时候,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会有今天。

此时此景,倪翠花不禁又想起了吴颜遇。

如果那孩子没有误入歧途的话,现在一定过得非常好。

赵渔跑过来凑热闹,“大美人,我也来给你们帮忙吧。”

三个小家伙那有几个老人家在,根本用不着她来看。

赵渔现在闲的发慌。

倪烟笑着道:“你去外面和开开心心还有缘缘他们三一起去堆雪人吧。”

缘缘比开开心心两兄妹大一岁多,刚好可以结伴一起玩。

“他们在堆雪人啊?”赵渔眼前一亮,“那我也要去。”

这话音刚落,就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外。

门外,缘缘果然和开开心心在一起堆雪人呢,连莫子岸小朋友都参与了进去。

两个不会走路的小朋友急得岸哇哇乱叫。

赵渔捏了个雪团子,“你们俩别急啊!姐姐一会儿给你们做大雪人!”

听着外面的嬉闹声,倪青竹笑着道:“姐,你们家多多还跟孩子一样。”

倪烟道:“她呀一直都这样,像个没长大似的。”

“对了,你们家多多找男朋友没?”上官曦接了一嘴。

倪烟摇摇头,“好像没有。”

“赵小渔今年也二十三岁了吧?”上官曦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倪烟点点头。

“那也可以找了,你就比她大一岁,孩子都快一岁了。”

倪烟微笑着道:“我是遇到了对的人,多多可能还没遇到那个对的人吧。”倪烟可是一个很开明的好母亲。

就算赵渔终生不嫁,她也养得起!

主要看赵渔的意愿,不能强迫她。

上官曦笑着道:“这倒也是,没有遇到对的人,总不能随便找一个嫁了!而且现在外面有的男孩子花言巧语,可会骗人了!谈恋爱找对象,一定要把眼睛睁大一点。”

上官曦当年差点就被左岭给骗了!

一直到现在,她依旧心有余悸。

如果当时她直接嫁给左岭了的话,无法想象,她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

语落,上官曦接着问道:“对了烟烟,你对你未来女婿有什么要求没?”

倪烟笑着道:“我也没啥要求,只要多多喜欢,然后对方人品好就行了。”

对于未来女婿,倪烟不要求家世,也不要求学历,只要求人品!

钱可以挣,学可以上。

人品不行怎么补救?

上官曦点点头,“是的,家世无所谓,重要的是人品。”

说完赵渔,

脱了扒下岳内裤猛然进入

众人又将目光转移到倪青竹身上去,笑问倪青竹什么时候找对象。额

倪青竹笑着道:“我还不着急,等公司先上升一个阶段在说吧。”她是真的不着急,虽然也憧憬过爱情。

但是结不结婚,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她和当初的倪烟一样。

不想依附着男人而活。

今年是倪烟结婚后,第一次在娘家过年,也是上官曦结婚后第一次在娘家过年。

大家伙儿都聚齐了,家里的老人高兴,倪翠花和上官德辉也非常高兴。

年夜饭吃完后,大家聚在外面放烟花。

大人、小孩儿,全都闹成了一团。

狗蛋和杨国宝也来了。

狗蛋和杨国宝已经从当初那两个抓鱼上树掏鸟窝的皮孩子,变成了两个阳光男孩。

十六七岁,正是最美的年纪。

“狗蛋,狗宝,给你你们两人一人一把仙女棒,对了,这是我妈给你们压岁钱。”赵渔把仙女棒和压岁钱递给狗蛋和杨国宝。

二人礼貌的道谢之后,杨国宝抓了抓脑袋,有些犹豫的道:“那个多多,你以后能不能别叫我狗宝了......”

赵渔呵了一声,“当初是谁哭着闹着,求我叫他狗宝来着?又是谁总是自称自己是狗子辈的男子汉来着?”

杨国宝:“......”真想一巴掌拍死以前那个愚蠢的自己。

狗蛋拍了拍杨国宝的肩膀,“兄弟认了吧!你看我都没敢吱声。”

赵渔接着给缘缘发红包。

“缘缘,这是你的红包。”

缘缘很有礼貌的给赵渔鞠躬,“谢谢大侄女!”

赵渔:“......”为什么大侄女还要给当姨的发红包?

她真是太难了!

莫其深特地花重金订购了一个超级大烟花。

烟花是用卡车拉过来的。

此时大家都围绕在烟花前,讨论着这烟花一会儿放出来好不好看。

赵渔是个胆子大的,拿着打火机去点火了。

长长的引火线被点燃。

大家都快速地往后倒退,莫其深赶紧伸手把倪烟的耳朵捂住。

一个球形烟弹快速的往天空上窜出去。

天空黑了一瞬。

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漫天的烟花瞬间爆炸开来。

五颜六色的,分外耀眼。

众人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这些炸开来的烟花,又重新炸开,而且还在空中形成了一行字。

今生唯爱烟烟。

“哇!”

“有字!”

“好漂亮啊!”

倪烟的眸子里倒映都是烟火的颜色,波光潋滟。

莫其深紧紧扣着她的腰,在她耳边呢喃,“烟烟,我爱你!”

“我也爱你。”倪烟踮脚在他脸上落下淡淡一吻。

今生何其有幸,才能让她再一次遇见他,爱上他。

大年初一。

莫百川带着莫志远来倪成贵家拜年。

此时的莫百川像是换了一个人。

沉稳了很多。

“川爸!”缘缘看到莫百川也挺开心的。

莫百川毕竟是缘缘的亲生父亲,所以倪成贵和周大伟夫妻俩就决定让缘缘认莫百川做干爸。

两家平时就像亲戚一样往来。

莫百川接受了这个提议,逢年过节都会带着莫志远过来。

倪烟和莫其深他们则是去王老家拜年。

虽然王泽漆他们已经搬到了城里的新房子,但王老夫妇俩还住在山边的老房子里。

两个老人家在山边住了一辈子,不习惯城里的房子。

虽然已经七十多岁快八十岁了,但王老的气色特别好,倪烟他们到的时候,王老正挑着山泉水往回走。

莫其深停下车,赶紧接过王老肩上的担子。

王老笑呵呵的道:“小莫啊,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对了,烟烟和孩子们都来了吗?”

“来了,在车里。”

这话音刚落,倪烟就和赵渔带着孩子们下车。

“师傅新年好!”

“师公新年好!”

“新年好!”王老小跑着过来,“这会走路是老几啊?”

倪烟笑着道:“这是老二!”

莫家二宝自从会走路之后,去哪儿都自己走,几乎不需要大人抱,除非有时候倪烟主动要抱他。

年初六,倪烟和莫其深带着孩子们去沪城。

杜姣姣见三个小家伙,激动得声音都变形了,“哦天哪!他们长得好可爱!像你啊烟烟!”

知道三个小家伙要来,杜姣姣还特地请了几个会照顾孩子的保姆,打算留倪烟他们在杜宅多住几天。

还买了一堆小玩具。

倪烟笑着道:“眼睛像我,对了姣姣姐,你今年就没找一个?”杜姣姣都奔四了,但仍旧是孤家寡人。

杜姣姣叹了口气,“找不到合适的呀!要不烟烟你给你介绍个?”

以前的杜姣姣是不想嫁。

现在年纪越来越大,想嫁人了,反倒遇不到合适的了。

倪烟道:“好呀,那我回去帮你留意下,有合适的就给你介绍下。”

“嗯嗯,那就这么说了。”

“对了姣姣姐,怎么没看到嫂子啊?”往年他们过来,楚相宜都会过来接,今年很奇怪,居然没见到楚相宜。

提及楚相宜,杜姣姣叹了口气,“自从孩子没了之后,相宜就像变了一个人,整天对着窗户发呆,慢慢的就变成了抑郁症,后来突然发了高烧,把嗓子又烧坏了,现在说不了话了,精神还有点问题。”

“天哪!怎么会这样!”倪烟非常惊讶。

“可能这就是她的命吧!”杜姣姣接着道:“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她。”

“好。”倪烟点点头。

两人到的时候,楚相宜的屋子里有人。

进去一看,才发现是杜爷。

杜爷正端着汤碗,喂楚相宜喝药。

“来,张嘴,喝口药。”

楚相宜一瞬不瞬的盯着窗外看,眼神空洞,手里抱着个枕头。

“杜大哥,嫂子。”

“你们来了。”杜爷微微抬眸。

“嫂子怎么样?”倪烟问道。

杜爷叹了口气,“情况有点不乐观,要不你给她看看?”

倪烟坐下来,给楚相宜把脉。

整个过程,楚相宜就像不认识倪烟一样,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一个神情,像一具不会会说话的木乃伊。

楚相宜的病症就像杜姣姣说得那样。

她的抑郁症已经达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心病还须心药医。

须臾,倪烟松开手,“杜大哥,我建议你带嫂子去看看心理医生。”光靠药物,楚相宜是永远也不出来的。

杜爷道:“心里医生也来过几次,但是没什么用,这种病要靠自己走出来。”

“嗯,抑郁症的主要表现是心境低落,只要心态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事在不行的话,我建议你带嫂子出去旅游,散散心。”

杜爷微微颔首。

在屋里呆了一会儿,杜姣姣觉得有些无聊了,便提出离开。

杜爷道:“你们先走吧,我在陪她一会儿。”

杜姣姣挽着倪烟的手,“那我和烟烟先走了。”

杜爷微微颔首。

倪烟和杜姣姣走出屋外不久,杜爷端起那碗汤药,直接浇到边上的绿植盆栽里,冷声道:“这几天你最好给我安分点!要不然,我让整个楚家都给你陪葬!”

楚相宜还是保持着刚刚的神情。

她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能干些什么呢?

杜爷手捻佛珠,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直至,半个小时以后,他才离开。

刚出去,就碰到赵渔抱着莫大宝来找他,莫二宝迈着小短腿,屁巅屁巅地跟在赵渔身后。

“杜叔叔!”赵渔教两个小崽子,“你们俩快叫杜叔叔。”

莫家二宝鬼精鬼精的,“fufu!”

杜爷笑着蹲下来,抱起莫二宝,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下,“这是子岸吧?”

奇怪的是,向来认生的莫二宝,这会儿倒是不认生了,任由杜爷抱着,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杜爷。

赵渔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二宝啊?”

如果不是莫二宝会走路的话,她都分辨不出来!

杜爷一手捻着佛珠,一手抱着莫家二宝,“你不知道我会算命吗?”

“切!吹牛!你怎么不说你是神仙呢!跟我妈一个德行,喜欢吹牛!”赵渔白了他一眼,“我看你就是瞎猜的!”

还算名命呢!

他怎么不说他还会上天呢?

真以为她是大笨蛋啊?

杜爷也没有反驳她。

莫二宝一直盯着杜爷的佛珠看,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好奇。

杜爷将佛珠递给他,“给你玩。”

“我也要玩!”赵渔朝他伸手。

杜爷平时可宝贝那串佛珠了,平时都不让人碰一下,赵渔没想到,杜爷会将那串佛珠递给莫子岸玩。

有些惊讶。

杜爷睨了她一眼,“你跟子岸一样大?”

赵渔很委屈的道:“我倒是想跟他一样大,但实力不允许啊......”赵渔的潜意识里,总觉得自己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

杜爷伸出手敲了敲她的脑瓜子,“对了,还有一个呢?”

赵渔道:“我一个人哪带得了三个啊!小宝我爸带着呢!我准备一会儿过去把他换故过来。”

如果不是莫二宝会走路的话,赵渔带两个都够呛!

语洛,赵渔接着道:“你们家二狗子小朋友呢?”

“二狗子?”杜爷愣了下。

赵渔无语的道:“就是杜思言啊!”

虽然杜思言有名字,但赵渔还是更喜欢叫他二狗子。

二狗子是多么响亮的名字啊!

这么好的名字,不叫多可惜!

当然,这诺大的杜宅,平时是没人这么叫杜思言的。

如果赵渔不说的话,杜爷几乎都忘了,杜思言还有个这样的名字了。

杜爷接着道:“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学习书法。”

“卧槽!你们家二狗子这么发奋啊!大正月的,居然在练书法!”赵渔都惊呆了。

“要不然呢?”杜爷转头看向赵渔,“你以为谁都是你啊?”

“说话就说话,谁让你人身攻击的!”赵渔瞪了他一眼。

杜爷笑了笑没说话,抱着莫二宝往书房的方向走。

赵渔紧跟其后。

没一会儿,就到了书房。

赵渔抱着莫大宝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去了。

杜爷抱着莫二宝。

莫二宝对桌子上的文房四宝很感兴趣,抓着毛笔,兴奋的道:“笔!笔!”

“我教你写字好不好?”

“猴!”莫二宝点点头。

杜爷一手抱着莫二宝,一首握着莫二宝的小手,开始教他写字,“咱们写个什么呢?就写个你的名字好不好?”

“猴!”

不一会儿,纸上就出现了三个大字。

莫子岸。

杜爷写的字是繁体的,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格,横平竖直,就像印刷出来的一般,尤其养眼。

写完莫子岸的名字后,杜爷接着道:“咱们再来写一首诗好不好?”

“猴!”小家伙特别喜欢写字。

杜爷也很有耐心,一遍一遍的教他写。

就在这时,佣人从门外走进来,拿着手提电话道:“爷,您的电话,从辽城打过来的。”

杜爷松开莫子岸的手,接过电话,朝佣人说了句,“行了,你先出去吧。”

这才将电话拿到耳边,“喂。”

杜爷这边接起了电话,莫子岸小朋友就开始自由发挥了起来,先是拿小手抓砚台里的墨,然后又抓毛笔,两只小手立即就变成了一对乌龟爪,黢黑黢黑的,在洁白的宣纸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巴掌印。

大概是觉得这样挺好玩的,莫子岸小朋友乐得不行,将两只小手都塞到了砚台里。

接着,脸上、衣服上、包括杜爷的脸上都染上了墨水。

等杜爷挂完电话,反应过来的时候,莫子岸小朋友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人,正龇牙对着他笑。

全身上下,只看到莫子岸小朋友那一排洁白的牙齿。

杜爷了下,而后赶紧抱起莫子岸,“小祖宗,你干什么了这是?”

莫子岸就知道傻笑。

杜爷看了看乱七八糟的书桌,还有被反扣过来的砚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小祖宗,可真是能折腾!

他就接了会电话的功夫......

赵渔抱着莫大宝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笑得不行,“我的天!你们俩这是去挖煤了吗?”

杜爷道:“他把砚台打翻了。”

“我的天!莫子岸小朋友!你完了!一会儿妈得揍死你!”

莫子岸小朋友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依旧开心得不行。

赵渔一手抱着莫大宝,一手提着莫子岸小朋友的后衣领,“走,快跟我回去,让妈给你洗澡去!”

杜爷本来是想带莫子岸去洗澡的,但他这里没有婴儿的沐浴露,也没有小孩子的衣服。

刚走到北院门口,赵渔就大声道:“大美人!爸!你们快出来呀!”

赵渔吼这么大声,倪烟还以为是出什么事了,小跑着出来。

莫其深紧跟其后,看到跟在赵渔身后莫子岸,吓了一跳,“赵小渔,这小黑娃哪来的?”

倪烟也愣了下。

小黑娃龇着牙,兴奋地跑过来,“妈妈爸爸!”

倪烟:“......”卧槽!这是她的娃?

莫其深:“......”卧槽!这是他家狗子?

语落,莫子岸小朋友快速的往这边跑来,倪烟看着朝自己冲过来的小黑娃,又看了看身上洁白的毛呢大衣,不慌不忙地躲到柱子后。

此时倪烟在很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

这孩子洗洗还能要吗?

莫其深拦在倪烟前面,一只手很嫌弃的拎起了莫子岸,警告道:“不许扑通!也不许弄道我身上!”

倪烟默默递过来一根竹条,“莫哥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吧。”

莫子岸小朋友,“......”卧槽!这是亲妈?

这趟过来,倪烟和莫其深他们在杜宅小住了五天。

莫子岸小朋友和杜爷很投缘,虽然上次玩墨水挨了揍,但莫子岸小朋友依旧每天都跑去和杜爷练字。

冬去春来,转眼就入了夏。

距离阿黛尔和上官徐的婚期越来越近。

倪家也渐渐的忙了起来,需要准备婚礼上要用的东西。

婚纱是倪烟特地在M国定制,裙摆上镶满了华丽的钻石,阿黛尔非常喜欢这套婚纱,事实证明,阿黛尔穿上这件婚纱也非常好看。

出发去教堂的时候,一家二十多口人,在一起拍了个全家福。

婚礼结束之后,阿黛尔就和上官徐出发F国去度蜜月了。

转眼,又是两年。

三个小家伙已经三岁多了。

虽然已经三岁多了,也会走路了,但他们依旧很粘人,而且都喜欢粘着倪烟,“妈妈,抱抱。”

倪烟只好放下怀里的莫二宝,抱起了莫小宝。

这下莫大宝不开心了,哼哧哼哧的走过来,张着膀子道:“我也要妈妈抱!”

倪烟放下莫二宝,抱起莫大宝。

这下莫二宝和莫小宝都不高兴了,哭着道:“妈妈!”

三岁的孩子,说哭就哭,眼泪是张嘴就来,比专业的演员还会演戏。

倪烟有些无奈的蹲下来,“你们三个吃得太胖了,妈妈一次抱不了三个!”

三个小家伙吃得一个比一个胖。

“妈妈,抱我,他们太胖了,你抱不动!”莫大宝亲了倪烟一下。

倪烟好笑的看着莫大宝,

莫二宝莫小宝也不甘示弱,纷纷凑着脑袋亲倪烟。

莫其深黑着脸,从边上走过来,冷声道:“干什么呢?干什么呢?无法无天是不是?全部都给我靠边站好!”

莫其深是个非常严格的严父,三个小家伙都有点怕他,纷纷靠墙挨排站好。

莫其深拿纸巾仔细地擦拭着倪烟脸上的口水,一遍、两遍、三遍......

他实在是见不得其他男人对倪烟动手动脚,哪怕是亲儿子也不行!

“行了,行了,你儿子又不脏!”倪烟推开莫其深的手。

莫其深走到三个小家伙身边,警告道:“以后除了我,谁也不许亲妈妈!知道了吗?”

三个小家伙面对着墙,谁也不吭声。

莫其深在管教孩子们的时候,倪烟也不出声。

玩归玩,闹归闹,管教还是要管教的。

而且,以往的经历告诉她,吃醋的男人可不能招惹。

要不然......

后果很严重!

就在这时,倪烟突然想起来什么,接着道:“莫哥哥,今天是接种疫苗的日子,你快去收拾一下,带他们去打疫苗。”

“好。”莫其深点点头,转头看向三个小家伙,“你们站那儿不许动!”

三个小家伙站得笔直笔直的。

没一会儿,就到了医院。

刚拉开车门,莫子隐就不乐意了,“妈妈我不想打针!”

“我也不想打针!”莫子岸抱住倪烟的大腿,不愿意下车。

莫子遥被灌输了不少老大要有担当的思想,挺着膀子道:“不就打一针吗?一点都不疼的!就像蚂蚁夹一样,你们俩怕什么?”

“子遥真棒!妈妈给奖励一颗糖!”倪烟奖励了莫大宝一颗糖。

这下莫子隐和莫子岸立即松开倪烟的大腿,“妈妈,我们俩也很棒棒的!”

倪烟各奖励了一颗糖。

来打接种疫苗的地方,已经排起了长队。

莫其深不想给孩子们灌输搞特殊的思想,带着孩子们一起排队。

孩子们最怕的就是打针,整个大厅都是哇哇的哭声。

莫子岸和莫子隐怂得不行,一个个伸长小脑袋朝前面看着,好奇又怕疼。

莫子遥主动把衣袖捋起来,“打针不疼!一点都不疼!我才不怕呢!”

“哥哥你好棒!”莫子岸和莫子隐都崇拜的看向莫子遥。

莫子遥傲娇得抬起小脑袋,“那是!要不然你们怎么不是我哥哥呢!”

很快就到了他们。

莫子遥很勇敢的站出来,爬到小椅子上,“护士姐姐,你先帮我打吧?”

“好啊小朋友!”很少看到又小孩子会主动要求打针的,护士笑着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莫子遥,”莫子遥接着道:“护士姐姐,打针一点都不疼的对吧?”

“是的。”护士点点,用棉签擦拭着莫子遥小朋友的胳膊。

莫子遥越来越紧张,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嘴里念叨着,“一点都不疼!一点都不疼!我是哥哥,我才不怕呢!打针有什么好怕的!我最勇敢了!”

当针管插进胳膊里的时候,莫子遥的脸色都变了!

说好的不疼呢?

为什么会这么疼?

莫子遥小朋友含着眼泪道:“不疼,一点都不疼,我、我不能哭,哥哥不能哭!哥哥要给弟弟们做榜样!”

倪烟心疼的不行,等护士拔走针管,她就蹲下来,将莫子岸抱在怀里,“好了好了,妈妈抱!”

莫子遥小朋友,抹了把眼泪,“妈妈我不疼!我是不是个好哥哥?”

“是!我们子遥天下最勇敢的好哥哥!”

1995年。

冰肌玉肤成功打通欧美市场,正式走进国际市场,成为了国产护肤品的首屈一指的王者!

面馆和NY奶茶,也遍布华国每一个城市的角落。

京华村建起了第三个护肤品大厂。

同时,京华村也被评选为模范村和京城第一村!

在这个经济还并不发达的年代里,京华村家家户户都买上了小车,雇上了保姆,过上了人人羡慕的日子。

外面的人眼红不已,想法设防设法的让自己的儿子女儿,娶到京华村的儿媳妇,或是能嫁到京华村去。

倪烟这个名字,也成了个传奇,更是成为了一代人的信仰!

同年,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者在一起商量,将倪烟的名字,写进了他们的祖谱:

癸亥年夏,海城倪烟,年十七,携母带妹,入京。

幸居我京华村!

白手起家,晨曦朝露去,披星戴月归,不辞劳苦,成就一方气候。

后,造桥、修路、功德无数,带领众我村走上致富之路。

无她,便无京城第一村。

此恩此德,匪言可喻。

后辈子孙,须铭记不忘,镂心刻骨!

乙亥年,癸未月,壬子日。

......

莫其深带着孩子们守在电视前。

莫子岸很着急的道:“爸爸,爸爸!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妈妈啊?”

“二哥你别急呀!时间还没到呢!”

正说着话呢,电视画面便切换成新闻直播的页面。

“来了来了!大美人来了!”赵渔激动的道。

这是倪烟第一次接受记者的采访。

她穿着一身素白色的旗袍,青丝挽在脑后,身上散发着一股神秘的东方美,气质无双,高贵又典雅。

记者感叹道:“倪女士,采访您很不容易,这次终于见到您真人了!您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

倪烟微微一笑,“谢谢。”

记者接着道:“身为华国的第一个女首富,请问您有什么想对电视机前的女性朋友们说吗?”

倪烟从容不迫的看向镜头,“第一句话,我要送给所有的父母,男孩也好,女孩也罢,都是自己的骨肉,重男轻女是老思想了!咱们要洗髓伐毛,跟上新时代的步伐!优生优育,女孩子也可以撑起一片天!”

“第二句话,我要引用毕女士的一句话,送给电视机前的女孩子。”

“只要你自己不倒,别人可以把你按倒在地上,却不能阻止你满面灰尘遍体鳞伤地站起来!”

“我希望所有的女孩子,都可以活成你们梦想中的样子,自尊自立自强,只要你自己不放弃自己,就没人可以可以放弃你!”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努力学习,学习虽然不是唯一的出路,但学习确实最好的出路。”

记者又接着提出了很多问题。

倪烟全部一一回答,“最后,我想借着这次机会,跟我先生莫其深说一句,我爱你!这辈子能嫁给你,是我最大的幸福!还有我的四个孩子,妈妈爱你们!”

沪城。

杜宅的园子里开满了茉莉花。

杜爷坐在茶桌前,一边煮茶,电视是开着的,滚烫的茶水全部淋在他的手上,他却浑然不知。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全文完】

------题外话------

小可爱们,今天完结了。

平时总嚷嚷着完结,真正打上【全文完】这三个字的时候,又有太多的不舍。

舍不得文中的每一个人,也舍不得你们!

然后,关于杜爷。

杜爷应该是很多小可爱的意难平吧?

其实,杜爷也是我笔下最心疼的人物,他的爱是隐忍,是付出,是默默守候......

从一开始,杜爷从文中出来的那一刻,他就是注孤生的。

他信佛,饮茶,食素。

领土意识特别强。

这样一个人,从他爱上某一个人开始,他就不会忘记,更不会将就。

再然后,关于新文。

新文的话,我这边暂时还没有想好开什么类型的,所以,开文时期暂时未定。

说实话,写文这么长时间,我还没发现我最擅长写什么......

悄咪咪的许个愿望吧。

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大家都在哦!

最后,希望我们的祖国:人声鼎沸,国泰民安!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细讲第一次DOI 被做醒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
相关文章
  1. 一人一狗卡了六个小时视频 肥水不流外人

    “请陛下退位……让我退位……让我退位?”那位端坐于黄金圣位数十年如一日的老人仰头长笑,只是眼角余光瞥见那具任何一身镶金边铠甲的尸体,笑声戛然而止时,眼中竟多出一份...

    0 2023-01-10

  2. 秘密教学第140话恩爱久等了 什么东西进去

    赵渔乐得不行,她就爱听别人说她年纪小,“嗯,这话我喜欢听!四姨,我喜欢你哦!”三个小家伙看到倪青竹来了,兴奋得咿咿呀呀乱叫着,小手不停地乱挥着。倪青竹先是抱了抱老...

    0 2023-01-10

  3. 细讲第一次DOI 被做醒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小黑皱着眉看了眼来人,居然是青门少主的贴身护卫楚风。“奉我家少主之命,送贺礼来给……白少夫人。”楚风拿出那只锦盒,递到黑衣护卫面前,他知道这...

    0 2023-01-10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