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公憩第一章小SAO货水/翁公咬着小娇乳H边走边欢

早安 2022-12-22

然后,温雅慧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念念是妈妈亏欠你的,妈妈会给你,这张卡了有三十万,没有密码…剩余的二十万妈妈会在想办法的。”

“多谢…”沈念拿过她手上的卡,直接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温雅慧上前一步,欲想追上她,当年生下沈念的时候,差点难产。

总归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就这样断绝母女关系,她内心又怎么不痛苦。

“念念能在我叫一声妈妈?”

“沈夫人,有意思吗?”

“…”

沈念抬眸,眸色很淡,她开口,“在这世上,一个母亲是会为了孩子付出生命,而不是为了家族利益,亲手将自己生下的孩子送进监狱。”

“沈夫人你想想,你觉得你还配让我喊这两个字吗?”

这些话,重重抨击了温雅慧的心脏…

沈念离开时听到了佣人惊慌失措的声音,似乎是温雅慧发病,晕了过去。

她手里拿着刀,温雅慧那么巧,在那个时候回来,这太巧了,不是吗?

沈念捏着卡,淡淡的扯了一下唇,大步离开沈家。

对温雅慧的绝情,沈念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她说的有错吗?

江云为了安安,忍辱这么多年,甚至付出了一切。

在监狱里,江云给安安织了从他三岁起,一直到二十五岁的毛衣。

就算是冬天,将她的手给冻烂了,江云都不曾停歇过。

她说只要想到孩子,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又想到沈家,温雅慧又为她做过什么?

他们说的家族利益,她确实不懂。

但是沈念唯一懂得,做为母亲就不该舍弃自己的孩子!

走出别墅区的大院门口,沈念没想到沈思彤追了出来,拦住她。

“姐姐,你等等我。”

沈念停下脚步,声音轻飘飘的开口:“你想说什么?”

沈思彤看着沈念身上廉价的衣服,浅浅的笑了,“没想到你还有命活着出来,我以为我这辈子见不到你了。”

没有温雅慧在,沈思彤终于撕破了她的面具。

沈念冷笑,“你追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我只是过来提醒你,拿了钱就别再回沈家了。”沈思彤轻松的笑了笑,歪了歪头,“你现在已是众矢之的,身上背着纵火杀人犯的罪名,对外,这些年沈家大小姐也只有我,沈家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听着她的话,沈念神情始终淡淡的,等她说完了,才开口问她,“妈妈生病去世的时候,你去看她了吗?”

“你口口声声喊着没有血缘关系的温雅慧为妈妈,你亲妈死前,听到过你喊她一声妈妈嘛?”

虽然沈念语气不轻不重,但说出来的话,莫名让人感到股摄人的冷意。

提及到那个死去的女人,沈思彤满脸不屑的嗤笑。

“像她那种臭烘烘的乡下人,谁想认她,叫她一声妈妈,她承受得起?”

沈念眸光一冷,“她生了你!”

沈思彤眸光闪着轻讽,“是她生了我,那又怎么样?又没养过我!既然命中注定抱错了,这就是命,我就是沈家的女儿,你身上就算流着沈家的血,又如何?爸爸妈妈在乎你吗?”

说着,沈思彤忽然一笑,“说起来,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告诉你。”

她微笑看着沈念,“其实你放火杀人进监狱的事,是我告诉张月华的,你不知道,当时她竟然跪下来求我,让我带她去见你…”

“那画面实在是太好笑了~”

沈思彤刺耳的笑声,深深刺痛了沈念的心。

沈念低声怒吼,“沈思彤你会遭报应的!”

沈思彤冷哼一声,眉宇间露出厌恶的情绪,“要遭报应的人是她,该死的人也是她!为什么她不带着你,一辈子在乡下活着,为什么要回来沈家夺走我的东西?”

“她,死了最好!”陆景行出车祸送进医院的时候,七叶正跟闺蜜陈漫在城中新开的顶级夜店“醉生梦死”看半裸的美男跳舞。

堂哥的电话打过来,

“你还有心情在外面玩,景行出车祸了!”

七叶喝了半杯威士忌,酒劲上头,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那姓陆的,他玩他的,我玩我的”

“简直糊涂!”

容西江训斥妹妹,

“陆家的长辈都已经到了医院,你还不快点去!”

七叶这才知道麻烦,提着包就要走,陈漫叫她,“后面还有更劲爆点呢,你不看了”

“不看不看”

七叶挥挥手,“再看我这婚姻就完蛋了”

她走的快,陈漫看着她的背影,后半句没说出来,

“你现在的婚姻跟完蛋了也没差别”

————

到了医院,陆家父母都在,七叶恭恭敬敬的叫了声,“爸、妈”

陆父陆母当她是来的太急面色潮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

多少是有点不满意她晚到,陆母许岚开口,

“七叶,晚上事情很多?”

许岚跟一般的阔太太不一样,她在陆家的企业任职,颇有几分“女强人”的性情,面对这个婆婆,七叶总是会有些局促,

“我……”

“好了妈”

病床上的陆景行开口,替七叶解围,

“我跟小七的事,您甭跟着操心”

他右手臂打着石膏,护工正在帮他清理脸上的血污。

看样子,应该是开车出的事故。

七叶心虚,走上前,接过护工手里的毛巾,

“我来吧”

陆景行斜过来看她一眼,嬉皮笑脸,

“哎你行不行啊,别再把我脸弄毁容了”

“……”

碍于长辈在场,七叶只敢用眼神瞪他,却是下了狠手,用指甲暗戳戳的掐在陆景行手臂内侧,脸上仍然是笑意,

“三哥,你嫌弃我是不是?”

陆景行疼的“嘶”一声,

“不敢,不敢……”

陆父陆母只当小两口是打情骂俏,

“行,既然七叶来了,那我们就走了,景行”

陆父陆振远特意叮嘱,

“这几天好好养伤,对了七叶,这段时间你也别去上班了,在家陪着景行吧”

“嗯,好,放心吧爸”

七叶在长辈面前素来乖巧,她笑的温婉,

“我会好好照顾三哥”

才怪……

送走了陆父陆母,七叶这才舒一口气,整个人都变得懒洋洋,踢掉了高跟鞋,她伸脚去踹男人的小腿,

“姓陆的,你怎么搞的啊?”

她有大半个月没见到他,上次两个人吵架,她一气之下换了防盗锁,陆景行连家门都进不去,这么一想,还有点小愧疚。

“咳咳”

陆景行面色上有点不自然,

“开车疏忽而已”

平常的陆景行脸皮比城墙还厚,这会却扭捏起来了,七叶狐疑的看着他,

“你该不会是因为哪个女人吧……”

“没有”

陆景行不悦,

“你就不能想点其他的吗?”

“那就是了”

七叶一看陆景行这种反应,就猜想八九不离十,肯定是风流债,这下那点小愧疚也散了,

“你倒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我招谁惹谁了,听你爸说了吗,我还得陪着你,真是倒血霉了我……”

七叶自认跟陆景行没多少夫妻感情,除了刚结婚的那段时间,后来的两人基本上是各过各的。

陆景行习惯了花天酒地,七叶越对他放任自流,他就玩的越开。

身边的朋友一开始还提醒七叶,你老公又去了哪里哪里,到了后来,他们见七叶毫无反应,于是也都懒得再提。

七叶不在乎这些,又或者说,是她早就不对这段婚姻抱有任何希望。

细究起来,其实七叶当年跟陆景行在一块,更像是“奉旨成婚”。

陆容两家是世交,商业上又彼此有往来,陆家有儿,容家有女,联姻几乎是水到渠成。

七叶那会儿才21岁,大学还没读完,就被叫回来结婚,原因是因为陆母给陆景行算了一卦,说他30岁之前人生有一场大灾,破解之法是要在28岁之前成婚,刚好那一年,陆景行27岁。

就这么着,27岁的陆景行娶了21岁的容七叶。

七叶是独生女,小时候跟着堂哥这群男孩子们一起玩,其中也包括陆景行。

陆景行在家排行第三,七叶也叫他三哥,从小玩到大的三哥成了自己丈夫,直到结婚那天七叶都觉得荒唐。

结婚荒唐不打紧,新婚之夜更是别提的糟糕。

陆景行万花丛中过,那天又多喝了酒,晕晕乎乎的把七叶往床上抱,他以为七叶在美国留学好几年,必然是开放的很,什么都见识过了,也没什么耐心,到最后自己都睡着了,却又被七叶哭醒。

她一个人蹲在卫生间里嚎啕大哭,似乎是从来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全身都痛,哪哪都疼,她都不知道自己嫁了个禽兽。

“怎么了,小七……”

她哭,陆景行也不知如何是好,想上去抱她,却被七叶一把推开,

“王八蛋陆景行,都流血了,你去死吧”

她语无伦次,陆景行却是听懂了,脑袋里“轰”的一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前面醉的迷迷糊糊,只知道自己舒服,这会了,才想起来心疼七叶,好歹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妹,哭成这样,他也不好受,

“对不起对不起,小七,我错了,我下次一定温柔好不好”

“好你妈个头”

七叶脸上犹带泪痕,却恨眼前这个人恨的牙痒痒,

“早知道我第一次就该去叫个鸭,你技术差成这样,别想有下次了”

“我技术差?”

陆景行还没被人这么嘲过,事关男人尊严,

“容七叶你去问问你大哥,看看他怎么说”

“我大哥还跟你试过呢?”

七叶也傻了,脑子根本转不过来,小嘴一瘪,又泫然欲泣,

“陆景行你竟然是个gay,你还勾引我大哥……”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陆景行一个脑袋两个大,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跟你大哥,我们……总是一块……”

“哇”

这下七叶哭的更大声了,

“我知道了,你跟我大哥总是一块嫖娼……你好脏……你走开……你会不会有病啊……”

就这么闹腾到了大半夜,七叶哭累了,终于躺床上睡着。

这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的回忆,以至于后来两个人,都默契的从来不提结婚纪念日。陆景行住的是VIP病房,床大,七叶喝了酒瞌睡,就自觉的躺了上去。

“这么乖,陪我侍寝啊?”

陆景行说话向来不正经,他用鼻子嗅着七叶发间的味道,淡淡的清香,又混杂了一些酒气,显得格外撩人。

七叶跟陈漫在外面玩了一天,早累了,合上眼就有点迷糊,她寻了个合适的位置,窝在陆景行怀里,

“三哥,想睡觉”

她声音糯糯,撒起娇来像糖里浸着蜜。

“好,睡觉”

陆景行温香软玉在怀,就有些心猿意马。

“你别动”

七叶在他唇上敷衍的亲了两下,

“还伤着呢”

“不怕”

陆景行笑意更甚,

“没伤着呢。”

他用另一只手将七叶收紧在怀里,噙着她的唇瓣肆意亲吻,男人的呼吸近在咫尺,七叶睡不着。

翻身坐起来压在他身上,按住他的手臂,

“陆景行,你能不能别跟泰迪似的随时随地发情?”

她有些怒意,外面女人那么多,还不够满足他的吗?

“你要是再闹我,我就……”

话才说了一半,就有人推门而入,

“老三你怎么———”

说话的是陈杭,后面还跟着几个狐朋狗友,撞见两人这样的姿势,难免误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三弟妹你们继续啊”

七叶闹了个大红脸,她再怎么厚脸皮也是个小姑娘,被人误会这种事,还是在医院里,不知道的得以为她有多饥渴啊……

“都怪你”

七叶用手捶陆景行的胸膛,

“这下我都没脸见人了”

她耳根都跟着红透,这么一副娇羞的模样,陆景行看在眼里,嘴都快咧到天上去,越发想要逗她,

“咱们是夫妻,小七,上床也是天经地义……”

“天经地义个头”

七叶从他身上下来,整理好衣服,去开门。

门“呼啦”一下拉开,陈湛他们正趴着门上偷听动静,来不及反应,只好跟七叶大眼瞪小眼。

“……进来吧”

七叶从没觉得如此尴尬,来的几个人她都认识,不想越描越黑,

只能强装镇定,

“你们谁都不能说出去,听见了没有”

“放心放心”

陈杭挤眉弄眼的点头,

“弟妹怕羞,我们都懂”

心里面千万个念头,抬头却见罪魁祸首陆景行悠哉悠哉,两根修长的手指放在唇上,还给了她一个飞吻。

七叶狠狠地剜他一眼,恨不能骂到他狗血淋头。

她出去跟陈漫打电话,把刚才的事情一说,就开始吐苦水,

“你说陆景行是不是有病啊?我看到他那张脸就来气……”

等陈湛那几个人走了之后,七叶才又进病房。

“你们说什么了?”

陆景行朝她挑一下眉,忍住笑,

“他们让我无论如何,带伤上阵,都得满足你———”

“啊陆景行王八蛋”

七叶扑上去掐他的脖子,

“你去死吧”

晚上七叶跟陆景行晚上一块睡在了医院里。

早晨上厕所,陆景行特意把七叶叫醒,

“去卫生间”

“那你倒是去啊”

七叶睡的迷迷糊糊,不乐意,

“又不是断手断脚……”

说完才想起来,陆景行还真是断手了。

为难的坐起来,

“你要不自己克服试试看?”

“容七叶!”

陆景行生气的时候就喜欢提名带姓的叫她,

“你到底有没有点身为妻子的自觉”

“好吧”

七叶认命,跟着他去卫生间,帮他把病号服裤子还有内裤一并扒下来,

“没我事了吧”

她退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听见陆景行的声音,“帮我穿裤子”

七叶又进去,才刚拉开门,就被陆景行抵在了墙上,

“看你往哪跑”

————

他继续昨晚想做却没做的事情,七叶却左右挣扎,

“你脏死了,快点放开……”

那个“我”字还没说完,就被陆景行封缄住唇瓣。

折腾了大半天才结束,七叶一个人在里面洗澡,洗着洗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也说不上委屈,但就是觉得委屈。

陆景行在外面有形形色色的女人,光七叶见过的,就有好多个,可为什么,他还要找上她?

是觉得结了婚,不上白不上?那他又把自己当什么?

越是这么想,越挡不住眼泪,到洗完澡出来,两只眼睛都肿成了核桃。

“又哭了?”

陆景行看她的样子也猜的到,自嘲的笑笑,

“跟我在一块就那么难受?”

跟他在一起,何止是难受,简直就像是折磨。

凭良心说,除了结婚的那天晚上,其他时候陆景行都技术绝佳,她也觉得很舒服,可每次结束之后,心里面都会涌起巨大的失落感,她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感官上再愉悦,心都是空的。

看她一张小包子脸皱着,陆景行也不忍心再说什么,

“最多,我下次快点就是了”

七叶吸吸鼻子,

“这可是你说的啊,下次我得掐着表”

这便算是和好了。

七叶虽然自小被父母捧在掌心,却并不算骄纵,只偶尔耍耍无伤大雅的小脾气,虽然嘴上不饶人,但也傻乎乎,容易被人看穿心事,又十分心软,更见不得别人为难,不然那时候,她也不会妥协嫁给陆景行。

许岚那边给陆景行熬了汤,每日差佣人送来,总爱打探几句,

“他们两个,关系还好吧?”

佣人答,

“好着呢太太,凡事都是少奶奶亲力亲为……”

其实她这几天根本就见不到少奶奶,还是少爷早料到太太会问,要她一定这么回话。

晚上是堂哥家小囡的生日,家宴,七叶一个人回去,母亲虞舒问她,

“景行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七叶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丈夫还在医院里。

“妈,三哥他……出车祸,手臂骨折……在医院里”

“你这孩子”

虞舒口气有些严厉,

“那你就该在医院里面待着照顾他……”

“他有护工”

七叶不满意母亲顾此失彼,

“我又不是给他做佣人的”

虞舒不赞同,

“乖囡,既然做了夫妻,就要学着去关心对方,有些事,不是找借口就行,你跟景行结婚也已经三年了,你难道就想一直这么下去?”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张开腿让我尿在里面(H)_被C哭着爬走又被拉回来挺进H
相关文章
  1. 苏雪公憩第一章小SAO货水/翁公咬着小娇乳

    然后,温雅慧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念念是妈妈亏欠你的,妈妈会给你,这张卡了有三十万,没有密码剩余的二十万妈妈会在想办法的。 多谢沈念拿过她手上的卡,直接头也不回的转身就...

    0 2022-12-22

  2. 张开腿让我尿在里面(H)_被C哭着爬走又被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七叶的这场病折腾了半个多月才好,陆景行没再来看过她,也没给她发过微信,似乎真的就这样子,滚出了她的生活。 她生病期间吃不下饭,整个人都迅速...

    0 2022-12-22

  3. 和朋友换娶妻当面做小书+他的水蜜桃第

    翻过一座山,在蜿蜒崎岖的山头。 两座坟墓挨在一起。 沈念带着安安先来祭拜了一下他的养父母,以后,可能没什么机会再回来。 等到天色落下那刻,沈念带着安安去了她在县上租的...

    0 2022-12-22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