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课就拉到无人做 在镜子里看我怎么C哭你的

早安 2023-01-11

 ——???——
  “……我竟然会犯这种错误。”
  对自己施展大脑封闭术一段时间之后,夏洛克依然没有感觉到思维迟钝或者幻听幻视,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在参加“三强争霸赛”,即使露娜投机取巧弄出了“分兵”的技巧,也仍然处于比赛规则之内,所有人仍将受到“彩虹桥”的保护,除非这只“火焰眼珠”爆发的力量能瞬间压制住奥丁,才可能对自己真正造成威胁。
  但不惜做到那种程度只为收拾自己这个小角色?夏洛克自认还没有那么重要,除非自己曾经做出什么令它火冒三丈的事,成了它的肉中刺,眼中……钉?
  由于火焰眼眸的“体型”太大,夏洛克不需要太仔细就能看到,那只眼睛贴近童孔的位置,被钻出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空洞,周遭的火焰不断朝它“填补”但始终未能成功。
  这个……“伦戈米尼亚德”的射程极限是多远来着?
  不,问题的关键不是本宇宙的射程,而是它似乎穿透进了“亚空间”?果然是因为“位面之魔”吗?
  夏洛克不清楚这个“腐化灵体”平时会做什么,总不至于固定在原地四处乱看吧?
  即使没有常规意义上智慧,它也可能在本能或者受召唤的情况下向其他地点移动,并进行一些没有意义和目的的古怪行为。
  然后,就被自己的魔杖发出的光炮给贯穿了。
  所以说,不是自己运气差或者与这头宇宙灾害有缘,它根本就是因为无端被揍,顺着攻击发出的方向一路赶来寻仇,结果被三强争霸赛制造的结界被屏蔽了而已。
  如果把它引到其他选手“挑战巨龙”的现场……
  不不不,那怎么说也太过分了,只是比赛使个绊子而已,没有必要把人弄疯吧。
  等等……它现在是不是因为彩虹桥屏蔽而看不到自己?那么应该会继续沿着攻击路线一路追朔,直到抵达“位面之魔”所在的星系?
  那里可是有一大群绿灯侠在啊。
  究竟是让它去找那群绿灯侠,还是找另外一组选手……这是电车难题维度对自己的报复吗?
  虽然有点纠结,但夏洛克并没有思考太久就得出了结论。
  比起获得了英灵殿使用资格,可以复活的参赛选手们,那些身份等同于比赛工作人员,没有任何特殊待遇的绿灯侠们如果被杀,恐怕会真正死掉,这是作为“罪魁祸首”的夏洛克所无法接受的。
  所以,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尝试吸引“腐化灵体”的注意,然后将它带到下一个战场,让它和那边原本的“太空怪兽”来个狗咬狗一嘴毛,至于那边原本在参赛的选手们——不管哪边——都只能说句抱歉,反正战死还能复活,而且正好可以用来清除“腐化灵体”造成的疯狂,一举两得不是吗?
  然后,在比赛现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之后,阿斯加德这个主办方再怎么迟钝也该发现出了问题并增派人手进行解决了。
  啧……这情形和自己当初对电车难题的看法一致,那就是控制扳道杆的人极度傲慢,傲慢到自认为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并且完全不相信“被绑在铁轨上的人”可以自救。
  不过嘛,这次和常规的电车难题不太一样,控制扳道杆的人正准备让电车驶向自己呢。
  不经意间,夏洛克又想起那位光头女性给自己的批语:
  【伴火同进者,必将遭遇命定之死】
  ……这话可真是百搭。
  总之,现在应该再激发一次魔杖,用“伦戈米尼亚德”再给那颗火焰眼球一下,这应该足以让那个没有心智的大眼珠子调头了,大概。
  “伦戈——”
  就在夏洛克准备尝试激发圣枪时,他感知中的一切,包括巨型火焰眼眸,周围翻涌的黑雾,以及正在高速移动的迷你彩虹桥和自己,仿佛第一次乘坐彩虹桥那般再次“碎裂”。
  只要是宇宙灾害就给情报吗?!

 


  ————
  轰!轰!
  这一次,出现在夏洛克眼前的,不再是绿灯军团的书面报告和宇宙灾害的行为逻辑,而是一处熟悉但陌生的战场。
  熟悉,是因为这个场景中的金色巨树他无论现实还是幻境都见过了无数遍,陌生则是因为在阿斯加德期间,因为忙于准备比赛,完全没有机会去世界树那边参观一下。
  此时,一头通体紫红,身穿燃烧着烈焰的盔甲,额头一对弯角,生着一对火焰眼眸,背后一双大型蝙蝠翅膀的巨大人形怪物正从世界树所在大山的山脚缓步向上攀登,随着它每一步落下,地面便会瞬间被腐蚀崩坏,同时这些腐蚀的地面上会生成无数更小的,形似蝙蝠的怪物,并一路狂奔着朝山顶发动攻击。
  而阻止它们的,则是一座仿佛微缩版霍格沃兹的古典城堡,许多夏洛克熟悉或不熟悉的小巫师正在城堡各处对那些蝙蝠怪物发出七彩斑斓的魔咒阻止它们前进。
  然而,即使“迷你霍格沃兹”将所有蝙蝠怪物消灭殆尽,仍然对那头几乎要顶天立地的烈焰巨人无可奈何,在它抬起脚准备将城堡踩扁时,夏洛克听到副校长女士嚷嚷着“我要重新集结舰队”,带着整座城堡消失不见。
  火焰巨人一脚踩下,“迷你霍格沃兹”所在的地盘出现了以惨绿为主色调的诡异古堡和阴森城镇,同时开始有身穿斗篷,眼冒红光的邪恶巫师加入蝙蝠怪物的队伍继续攻击。
  下一重防御是通体绿色,充满高科技感的绿灯军团,他们具现化出的各种奇妙武器勉强挡下了蝙蝠怪和邪恶巫师的攻击,但仍然无法阻止火焰巨人的脚步,并在它突破营地时化作一道道绿光传送消失。
  这一次,霸占这处营地的是某种通体绿色,使用各种各样完全不合逻辑的破烂高科技的绿色人形怪物,他们仿佛在嘲笑绿灯军团的高科技般,开着各种生产出来的破烂向山顶冲锋。
  最后一重防线,不出预料是阿斯加德的战士、法师和女武神,他们使用超凡的武技和各种堪称古典的武器,将蝙蝠怪、邪恶巫师和绿皮顽强地挡在世界树面前,但最终在火焰巨人的一脚之下尽数化作光点飞散。
  这次,没有新的怪物诞生,因为火焰巨人已经接触到了金色的世界树,它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那闪着金芒的巨树,而后,火焰将整棵圣树彻底点燃。
  此时夏洛克的“视角”已经落到了处于巨人攻击路线另一侧的独眼奥丁身旁。
  曾见过几面的弗丽嘉将一只号角递给奥丁,而这位阿斯加德的神王毫不犹豫地吹响了它。
  浑厚沉闷的号角声中,夏洛克的“视角”骤然拉远,换成从极远处仰视世界树和那头火焰巨人的角度,而后,无数星星点点的金光开始自四面八方诞生和汇聚,彼此纠缠融合,化作一道道金色的绳索,温和但坚决地将火焰巨人缠绕捆绑。
  沉迷于烧树的火焰巨人似乎察觉不对,尝试挥手驱赶,但本质只是细小金色光点的绳索完全不受影响,甚至反过来借着它的动作铺满它的全身。
  逐渐地,巨人身上的火焰仿佛燃尽的木炭般开始消失,其本体也逐渐变得灰白,而被烧了一大半的世界树仍然有效部分金光熠熠。
  最终,火焰巨人仿佛不甘失败般仰头发出无声的咆孝,继而整个人轰然炸裂,他身上残余的火焰趁着这次高涨直接将世界树残余的部分尽数化为焦炭。
  在夏洛克来得及产生任何想法之前,视野再次瞬间回到奥丁身旁,他清楚地看到这位“天父”和“天后”正交握着双手,面带欣慰地化作点点金光消散,而他们脚下,一株金色的细小树苗刚刚探出了一簇新芽。
  新生的金色树芽微微摇摆,仿佛在问“【这样的结局,你接受吗?】”
  不,我不能接受!
  ————
  “伦戈米尼——嘶!”
  从幻境中返回时,魔杖的激发咒语刚刚念到一半,夏洛克匆忙闭嘴,差点咬到舌头。
  可恶……他看着渐行渐远的火焰眼眸,最终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给出答桉后就改前提果然是电车难题的一环。
  无论如何,只对付一颗眼珠总比对付整个巨人简单,加油吧,那边绿灯工作人员。

 ——漫威,2015——

  位面之魔攻击营地。
  “这么重大的赛事,绿灯军团竟然根本没有准备好危机处理,等事情发生了才着急补救,真是太没用了。”
  露娜拄着她的法杖,为整个营地撑起一道橘黄的盾牌型护罩,同时还不忘对外面四处乱飞的绿灯侠出言嘲讽。
  或许是没听见,或许是真的理亏,又或者不打算和小姑娘一般见识,体型各异的绿灯侠们来来去去四处奔忙,完全没有停下来跟她解释的打算。
  “其实你可以让这座营地自带的护盾去抵挡那些……呃……‘雨点’?”夏洛克试着说道。
  “……”露娜转头瞪了他一眼:“虽然队长是我,而且攻击计划也经过了我的同意,但那并不意味着实际出手的你可以在一旁说风凉话,如果让那些东西砸在营地上,即使有护盾,我也根本呆不下去哪怕一秒。”
  好吧,夏洛克耸耸肩然后闭上嘴,天知道为什么一个游戏ai升维之后会有洁癖。
  露娜坚决拒绝让“位面之魔”死亡之后,如流星雨般飞溅而来的……“生物质”砸到营地上,为此不惜耗费魔力额外设置一层不会产生接触的护罩。
  非要找个理由的话……作为“诺曼底”的舰载ai,她或许对这种和《质量效应》里“收割者”造型差不多的大虫子有些过敏?
  不过,她另一句话夏洛克倒是很赞同,就是绿灯军团根本没有准备好。
  “绿灯侠”们在“位面之魔”被消灭后才慌慌忙忙从星系各个方向入场处理残骸,但面对“生物质流星雨”,所有人都一副无从下手的模样,四处乱飞,具现化出各种东西,试试不好用之后又逐一驱散。
  夏洛克甚至看到一艘超大货舰,它的工作人员在卸下一副看上去是用来固定多肢体生物的巨型镣铐后,一脸的“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的茫然感。
  综合分析下来,绿灯军团并非没有危机处理,但那些保护措施全是用来保护选手或限制目标的,他们根本没做“如果‘太空灾害’遭遇致命危机时该怎么办”的准备。
  想想也是,按照常理,要杀死那么大一头怪兽,怎么都得长时间的拉锯战,而这些事件足够他们改变策略并呼叫支援——但他们显然没见识过“伦戈米尼亚德”的威力。
  仔细算算,最强之矛“伦戈米尼亚德”,最强之盾“石兵八阵”,维持精神不被影响的“大脑封闭术”,以及不知实力如何但速度显然够快的“蝙蝠侠”……
  目前看来,这些能力显然不是用来对付其他参赛选手的,那么,究竟得是什么级别的敌人才配得上这么豪华的套餐?
  “行了,别在这发呆,我们把这个营地开走。”露娜似乎终于对绿灯侠们失去了兴趣,拄着法杖走向攻击营地的休息室。
  “哎?这是阿斯加德设置的固定设施吧?能开走?”华生诧异地问道。
  “橙灯军团的能力,看中了就能抢走,”露娜头也不回:“除非奥丁要和小女孩一般见识。”
  “……”
  ————
  “呵……这场比赛至少在规则上还算滴水不漏嘛。”莫里亚蒂抱起手臂看着新出现的“穿界门”。
  攻击营地休息室里,原本用来展示“位面之魔”相关情报的虚空大屏此时已经变成了一扇非常古朴的澹金色厚重木门,上面不断流淌着如电弧般的七彩光线。
  门的总体背景是一颗枝繁叶茂的巨树,正中有一圈共计九个,描绘有意义不明风景画的小圆,而更外圈则是七个不断闪动金光的漩涡,漩涡旁用简笔画般的笔触勾勒出七种“太空灾害”的形象。
  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微缩版的彩虹桥大殿,竖放版。
  当有人站在门前触碰它时,除了“位面之魔”的漩涡保持不动,其他六个都会慢慢加速旋转,而当“开门者”将注意力集中到其中某个时,漩涡的速度变得最快,整扇大门的缝隙中开始透出真正金光和细微的风声,这时只要轻轻一推,应该就能把站在门前的人全部送到对应的位置去。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huanyuanapp】
  但这里唯一的问题是,完全无法看到其他两队选手在挑战哪个“太空灾害”,如果挑错,没机会捣乱不说,恐怕还得消灭目标地点的太空灾害才能再次移动。
  很明显,奥丁对于选手们彼此下绊子是一个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是否能成功捣乱,完全看运气或有足够的分析能力才行。
  “根据之前的猜测,阿斯加德方最可能挑战‘以太巨龙’,而绿灯军团可能会攻击‘蜂巢行星’,要试试看吗?”夏洛克对正在门前犹豫的露娜说道。
  按照她的性格,说不定会说什么“我全都要”之类的,然后——
  “不,我们去找‘虚空孳孽’。”露娜在图标是简笔画画了一条刚刚从蛋壳里孵出来的怪鱼的漩涡门上点了点。
  “那就分兵——啊?”夏洛克话到一半顿住。
  “啊什么?橙灯是能拿全拿,又不是能破坏全破坏,那是红灯的特性,”露娜回头瞥他一眼:“我们有百分百把握拿到的分数,当然不能放弃。”
  “难得夏洛克也会猜错。”“他的表情真有趣。”华生和艾琳在旁滴滴咕咕。
  “嗯,那好吧,我们就……”
  “但这次行动不包括你,”露娜打断道:“击杀‘位面之魔’后,你在团队里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等等?”虽然猜到露娜将要说什么,但夏洛克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消灭‘虚空孳孽’的分析和临阵指挥,有莫里亚蒂就够了,你去其他团队给他们添乱,争取拖慢他们击杀的速度,如果能让他们放弃猎杀第二头太空灾害最好。”露娜说道。
  “对,没错,”莫里亚蒂的语气十分赞同,“如果你没有完成任务的自信,和我换换也不是不行。”
  真是粗浅的激将法。
  “当然没问题。”夏洛克这么应道。
  “好,出发!”露娜仿佛按电梯一样啪啪点亮了通向刚刚谈及的三个地点的漩涡门。
  明明一次只能去一处……橙灯的能力真方便。
  “加油,大侦探~”
  随着露娜的话音,金色大门轰然打开,而参赛选手们连同整座攻击营地化作一道七彩光芒自原地消失,进入了从彩虹桥大殿出发时使用的“彩虹隧道”。
  不过这次,夏洛克所在的“颜色”在“隧道”中只同同伴们飞片刻,便仿佛落入大气层后裂开的陨石般同他们分道扬镳,划开由灰雾构成的虚空,飞向不同的岔道。
  下个瞬间,一颗由火焰构成的巨大眼眸在“岔道”形成的位置上睁开,直直地看向夏洛克。
  这情况……完全不意外,夏洛克飞快地对自己使用大脑封闭术。
  但,它看上去怎么好像虚弱了不少?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啊…啊一个一个来C吗 亲亲抱抱蹭蹭的刺激原声哔哩哔哩
相关文章
  1. 一下课就拉到无人做 在镜子里看我怎么

    ??? 我竟然会犯这种错误。 对自己施展大脑封闭术一段时间之后,夏洛克依然没有感觉到思维迟钝或者幻听幻视,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在参加三强争霸赛,即使露娜投机取巧...

    0 2023-01-11

  2. 啊…啊一个一个来C吗 亲亲抱抱蹭蹭的刺

    研究小组由洛河带队,除了十名被筛选出来的历史学院学生之外,随行的还有田郎清等业界大佬。 值得一提的是。 陈幼也在十名学生之中。 而在剩下的九名学生里,还有两个龙凤阁成...

    0 2023-01-11

  3. 人妻夜夜爽天天爽三区麻豆AV 一个妈妈的

    赵渔乐得不行,她就爱听别人说她年纪小,“嗯,这话我喜欢听!四姨,我喜欢你哦!”三个小家伙看到倪青竹来了,兴奋得咿咿呀呀乱叫着,小手不停地乱挥着。倪青竹先是抱了抱老...

    0 2023-01-10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