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的做细节 忘记带罩子让他馍了一节课

早安 2023-01-11

 消费系男神正文卷第264章装逼树上装逼果发狠并不能解决问题,锤死刘英俊之流只是小事,可以往后稍稍。现在,最重要的是.....镇定!
  韩烈强行拉扯嘴角,勾出一个笑脸,对着点点头。嚯,好一派从容澹定、庄静自强的高功做派!
  只可惜,效果和想象中有很大区别。
  潘歌带头,发出一声浮夸的惊呼,咔嚓咔嚓鼓掌。
  余韵、方菲菲、殷琴、刘蓓蓓等文艺部姑娘像一群小混混似的,一边吹着流氓哨,一边快乐的起哄。
  韩烈:
  烈哥眼前一黑,脑瓜子嗡嗡的,十年脑血栓、二十年偏头痛,全踏马的被她们给干出来了!
  与此同时,坐在前面一排的陈妍妃和丁香....嗳,你俩别瞪我啊!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妍妃板着脸,表情十分不善。
  丁香噘着嘴,委委屈屈的小眼神死死盯着韩烈。
  身旁的黄莉胖妹等人都在悄悄关注陈妍妃,她们大约知道陈妍妃和韩烈的关系有点那个意思,但是不确定具体是怎么回事,所以既懵且气。
  '后面那群小婊砸到底是怎么回事?'「砸场子来了?'
  '妃姐,干不干?」
  好家伙,眼看着是只等妃姐一声令下,便要大闹礼堂.....
  不过她们到底还是太乖了一些,以前都是努力学习的好孩子嘛,既没有经验,又缺乏放肆的勇气,不敢主动挑起战火。
  和人文那群漂亮学渣相比,气势明显落在下风。在黄莉身旁,是被强拉来的陈彦彤。
  这姑娘在看到院长系主任等领导前呼后拥的拥簇着韩烈走到讲台侧方时,眼珠子差点砸地上。
  大头和陈东等男生更是目瞪口呆,脸色煞白。
  一句国骂脱口而出,哥几个全傻眼了。
  方醒瞥过去一眼,竖起大拇指:
  小青更是犀利直言:那几个男生顿时哑口无言,臊得满面通红。
  陈彦彤坐在第一排,看着韩烈从面前经过,如坐针毡。屁股拧来拧去,眼神都没有地方落。
  不管看向哪里,都感觉对方好像是在嘲笑自己。
  幸好,陈妍妃没有搭理她,否则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只能捂着脸冲出去了。妈的!'
  她在心里破口大骂:'你那么牛逼,你倒是说啊!'
  然而,尽管心里比谁都猛,可是等到韩烈用眼神寻过来的时候,她又急急忙忙垂头,不敢和韩烈对视。
  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陈彦彤不是害怕韩烈,而是太要面子,受不了那么丢人的局面。她的紧张,直到身后的女孩们开始起哄,才稍稍得到缓解。
  她下意识回头....卧槽!
  哪儿来的这么多漂亮姑娘?!
  都是韩烈的....嗯?
  她心里忽然泛起一阵激动,悄悄捅咕黄莉:黄莉轻声回道:
  更多的情况黄莉也不知道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猜到一部分——相当关键的一部分。而陈彦彤看着陈妍妃忽然沉下去的脸色,心情顿时大好。
  原来那个大牛哔还不是你的什么人啊?那你跟我装什么?」
  眼珠子一转,忽然回头开喷:「你们
  哪儿来的?怎么那么没素质?烈神的正牌女朋友都没吭声呢,哪儿显着你们这群绿茶了?」
  静....
  周围顿时静得针落可闻。
  讲真,谁都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陌生女人莫名其妙的开了团。太突然了.....
  以殷琴、赵胜男为首那群暴躁妹子正要骂娘,潘歌忽然抬起左手,止住了大家的躁动。
  然后笑眯眯问:
  陈彦彤一扬下巴,趾高气昂道:
  唰!
  小青、黄莉、方醒、大头等等等等,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陈妍妃。陈妍妃基本是懵的。
  我你
  其实她已经做好了和席鹿庭等人battle一下的心理准备,但是实在没有想到,讲座一个字都没有讲出来呢,自己就要成为众矢之的。
  陈彦彤,你行,你是好样的!
  陈妍妃咬牙切齿的笑了笑,然后平静看向讲台,找到韩烈的眼睛。
  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回一句都算我输!
  此非避战,而是转移压力。
  狗男人,趁我还忍得住,你最好抓紧把你的烂事摆平!all了,狗男人放挺躺平了。
  韩烈眼角余光瞟到台下的混乱和争执,却压根不敢插手。
  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表情一成不变,笑呵呵跟领导们做最后的寒暄。他笃定潘歌不敢搅了自己的讲演。
  事实确实如此,潘歌听到陈羽彤的挑拨,只是抿嘴笑了笑,发出长长的一声,然后不再有任何动作。
  现在,情况很微妙。
  潘歌和陈妍妃都不想影响到韩烈的讲座,所以主动控制着力度。丁香纯属白给,凑热闹都嫌她碍事。
  殷琴、余韵、黄莉、小青等人都是小兵,只能听令行事。唯一的不稳定因素只有陈彦彤....以及席鹿庭。
  烈哥悄悄瞄了一眼席鹿庭。我去,好冷!
  狗男人心里顿时一哆嗦。
  上回,他把她灌醉,扔给小助理,然后忙了整整两天。
  的意思是....一点碎片时间都没有分给她,扔到酒店就再没管过。所以,她的情绪.....
  咳咳!
  没事的没事的,不要自己吓自己...
  烈哥稳住心态,看着主持人吹嘘自己,准备上台。
  ····
  「今天我们请来给大家做分享的是——最近一段时间里魔都金融圈和高校圈的传奇,来自于上外二级学院金融系的股神韩烈!
  烈神最出名的事迹,是在由疼讯财经大智慧软件海通证券等单位主办的2013年度国内股神争霸赛中以绝对领先的优势连续勇夺8周冠军,创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记录,震撼整个金融圈.....
  而这并不是烈神战绩的全部!
  事实上,韩烈同学之所以被广泛尊称为烈神,根本原因是他在实盘中多次强势登上龙虎榜,操作相当庞大的资金,在极短的时间里便斩获了超额收益。
  从白手起家到身家过亿,用时仅仅两个月,在投资圈打出赫赫声威....在我校领导的.....
  现在,有请韩烈同学上台,同大家分享他的成功理念!」的一声,台下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

 


  小礼堂里挤进来大约1500人,是当初浦发分享会参与人数的5倍多。同时,大学生们的热情,也是私银客户不能比的。
  于是掌声欢呼声
  沸腾如火焰灼烧鼎釜,气氛狂热中又带着明显的躁动——不是所有人都佩服韩烈。
  有些同学可能会觉得"给我机会我也行」。
  另外一些则是打心里觉得,已经默默准备好了质疑。
  在高等学府里,从来没有哪种成绩能够征服所有人,老马老刘去大学里开讲也曾被怼,怼的对不对不重要,重要的我敢质疑权威。
  韩烈走上讲台时,感受到了各种各样的目光。
  都说目光是有重量的,压不到肩膀上,但是能够拽着人的心往下坠。
  不过,对于开了离谱大挂的而言,眼下的小小压力,更像是一种激励。——越大、越重要的场合,装起逼来才会越过瘾。
  1500多个学生而已,都给哥跪好喽!
  韩烈站在齐腰的讲台前,解开修身西装上唯一的一颗扣子,潇洒的抻了抻衣领,然后面带微笑,环视四方。
  讲真,这样一套动作,一旦因为紧张而变形,那么就会相当滑稽。可如果是发自内心的不怯场,从容自信,那么就很帅。
  狗烈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耍帅的机会,而他也是真的帅——脸不够帅气场补,突出一个游刃有余。
  自如到什么程度?
  开场白是带着笑的,而且直接把现场的最高领导拎出来涮了一遍。「首先,感谢本校领导的信重。
  领导让我上来分享成功经验,讲句大实话,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但是内心深处又有些不自信。
  我悄悄问我们张校长:我算成功吗?
  张校长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忽悠道:咱们学校立校9年,你最厉害,放心上!于是我翻着白眼,直接拒绝了刘校长和佟院长的邀请。
  后学末进,池塘青蛙,不敢妄言成功,讲座还是算了吧!
  大约刘校和佟院也觉得那几个周冠偶然性很高,于是一边勉励我,一边重新考虑。
  直到我在市场里掏了私募一哥徐翔的后路,顺便又在浦发银行私银客户分享会上大言不惭的放了颗卫星,两位领导态度大变——
  不行,你得抓紧来!
  我问:上使为何如此急切?
  刘校闭口不言,佟院咬牙良久,终于讲了实话:一旦叫复交抢在前头,我的KPI可怎么办呐?!
  噢!
  我恍然大悟,复交确实也邀请了我,此时我方才明白,看来,我确实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开场白刚刚讲到一半,底下便传来一阵阵的哄笑。紧接着,爆发的掌声打断了他的后续发言。
  跟大学生开讲座,千万不能故弄玄虚,人家不吃那套。装逼很重要。
  但是,在装逼的时候,最好足够接地气。韩烈做到了。
  陈妍妃和丁香搂在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被涮的刘副校长和佟院长也忍不住鼓掌,哈哈大笑。
  打趣归打趣,可是韩烈的玩笑最精巧之处在于——他把上外和复交拉到并列的层次,隐含着三家平等竞争,最后上外获胜的意思。
  看热闹的学生听不出来,他们怎么会不明白韩烈暗暗抬了上外一手?实际上,谁都清楚,上外和复交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高校。
  国贸学院的范院长没ue到,因此有点酸溜溜的:」
  佟院长神采飞扬,从韩烈的状态上看,今天的讲座断无失败可能,真是捡着了!
  刘副校长含笑点头:
  随行的各级领导、辅导员、学生会干部自然要跟上,顿时马屁飞扬。但是他们的掌声淹没在起哄大潮中,弱不可闻。
  潘歌一边笑、一边骄傲、一边吐槽:
  席鹿庭下意识的斜眼瞥她,冷哼一声:
  潘歌一时间有点懵,忽然反应过来,俏脸涨得通红。
  紧接着,她意识到不对,突然伸手在席鹿庭身上一掏,眼珠子顿时瞪溜圆..
  席鹿庭其实没怎么着,只是看到韩烈在台上挥斥方遒,心潮有点澎湃而已。
  她最受不鸟的就是韩烈时不时炫一下的霸总姿态,可能是写《霸总女神》的后遗症,代入感总是极深远极强烈....
  悔啊!
  当初真不应该在剧情里加入那么多小黄雯擦边内容的....
  她俩互相抓着彼此的胳膊,暂时休战了。陈妍妃和丁香搂在一起,也很安详。
  唯独陈彦彤,又羞又气又有一种隐秘的刺激——当初,我居然对这样的人物大放厥词?!
  其实现在的韩烈,还什么正经内容都没有讲呢....
  但是吧,有些人往台上一站,随随便便一开口,心里有点逼数的人马上便会明白——此人,我不如也!
  韩烈反复向下压掌,即便如此,台下也热闹了整整半分多钟,才稍稍安静下来。然后,他浅笑继续。
  「.....既然领导们让我分享成功经验,那么我首先要和大家分享我的成功。我成功没有?
  我个人是觉得,有一点小成绩,但远远未到可以论功的时候。所以赶鸭子上架,凑合讲讲。
  第一个部分,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做了什么、做到了什么、为什么获得了一定的认可。等到大家差不多理解了,咱们再去讨论怎么复制。
  请看视频,这是我上个月底在浦发私银客户分享会上的发言片段节选....」韩烈随手按下播放,大屏幕里,播出了他的上次装逼内容。
  好家伙!
  不但省事儿了,而且装逼装出了新高度,还得是你啊!一边播,韩烈一边解释。
  「上次受浦发行领导邀请,去给他们的私人银行大客户做了个年终总结兼新年展望,准备工作做得很粗糙,实际上没有讲什么方式方法,只给了结论——
  大盘即将暴跌,都给我准备好钱,闭着眼睛买!
  因为上次面对的客户都是很有钱但是没有专业能力的外行人,所以搞得简单粗暴了一些。
  因材施教嘛!
  今天不一样,大家都是高等学府的天之骄子,在座的诸位,学金融学经济的居多。所以,我会花费一点时间,跟大家讲讲我的判断依据。
  他们到处宣扬我是股神,是因为我的预判完全贴合上了市场的实际走势,令他们震惊、让他们不解。
  这难吗?
  稍微具备一些专业素养的人都清楚,其实一点都不难.....」陈妍妃、丁香、潘歌、席鹿庭等一众妹子,脑瓜子嗡嗡的。别装了别装了!
  哥,我们真的一滴都装不下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她们清楚的意识到,看着男朋友装逼也是一件辛苦事。宁在台上纵横挥洒,我在台下跟个傻哔似的怀疑人生,很累的好吗?
  可惜,韩烈感受不到她们的感受。

 消费系男神正文卷第263章烈神你是坠帅的!星期六上午,刘铭灏、窦明德带着一堆资料找上门来。看着典雅华贵的总统套房,两个老男人啧啧称奇。

  嗦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特么一分钱没掏....
  韩烈笑而不语,带着他俩在办公区坐下,然后开始研究高叼毛的资料。窦明德提供的信息重点是高家的后台和人脉。
  当年他能搞到纺织厂的地皮,自然是有实力的。
  不过今非昔比,老一辈已经退出历史舞台,而新一代并不喜欢和这种污点商人打交道,所以他的后台算是名存实亡。
  人脉方面,不用分析得太清楚。
  无非就是区一级行政部门里的某些朋友,用窦明德的原话讲——
  刘铭灏点头同意:文件一摊,每个人都有详尽介绍。
  高叼毛夫妇掌握着38.5%。
  林某持有18%但从不理会经营活动,投票权很少动用。
  张总持有13.5%,同时兼任着公司的常务副总,主管建筑生产。胡总持有12.2%,主管营销、广告、公关。
  某神秘公司持有6%,什么都不管。
  财务经理持股0.8%,是高叼毛的小舅子。最后的11%在一家港资公司手里。
  刘铭灏敲敲那家港资公司的材料,笑问韩烈:
  熟!
  太像韩烈的凤凰控股了——境外BVI下属公司。
  刘铭灏抽出几张材料:「这家公司是2009年8月份引进的,高叼毛和其余股东,合作踢出去了一个以前很猛后来彻底玩完的第二大股东,高家应得的那份,都卖给了这家港资公司。
  托词是可以合理避掉5%的税收,以及有利于拿地。
  但是我找朋友仔细查了查,它的实控人应该是高叼毛的儿子高申。
  不过奇怪的是,这家港资公司正在向外转移股份,我想不明白这样干的必要.....」韩烈心里一动,猛的浮起一股惊喜。
  抓到你的把柄了!
  那是为了离婚而搞的财产转移!38.5%+11%+0.8%=50.3%
  高家对高远地产悄悄做到了绝对控股,其余股东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
  但是,很少有人意识到,高申拿到手的那11%股权,在性质上属于婚姻存续期内的夫妻共有财产!
  因为,在高申和白玉秋结婚的前期,高申极其迷恋白玉秋的身体,一直在和家里顶着干,没有签署过任何财产独占性协议。
  而高叼毛夫妇一直没有看得起白玉秋,觉得随时能把这个儿媳妇轻松拿捏,于是便捏着鼻子忍了。
  所以,白玉秋才能动用家里的房产证。
  所以,终于想要离婚的高申才会想尽办法掏空自有公司的财产。
  高申借着家里势力发展起来的明达商贸,以及高申持有的高远地产股份、远方服饰股份,再加上现在住的豪宅,这所有的一切,都有白玉秋合理合法的一份!
  高叼毛他们没有看错白玉秋,这姐姐除了騒之外,商业见识和自身能力确实都没啥值得警惕的。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很有心眼儿的女人。会讲双关语不等于智慧出众,对吧?
  白氏姐妹里真正聪明的是老二老三,智力由低到高向后顺延。但问题是..
  ...她命好啊!
  第一次红杏出墙,一出手就勾搭到一个战术大师,活儿好心脏,姿势多多,上天注定了她要否极泰来。
  韩烈把文件一合:刘铭灏纳闷抬头。
  韩烈抽出最上面的家庭资料,在白玉秋的名字上画了个圈。
  嘶....
  刘铭灏和窦明德面面相觑,就觉得这个小老弟的思路简直太野了。你特么的是个野王啊?!
  刘铭灏仔细斟酌着言辞,把担忧用一种相当婉转的姿态表现出来。
  窦明德一脸蛋疼的表情,直吧唧嘴。
  「白玉秋,31岁,和高申是大学同学,十年相恋,结婚七年,曾在明达商贸中任职人事部经理.....
  小韩啊,像这种年龄的女人,心志一般都是非常成熟的,对外人的警惕性很高,不好搞啊....
  你不会是想要使什么美男计吧?
  咳咳,我不是信不过你啊,我就是觉得吧.....你跟人家差得,是不是有点多啊?别再弄成打草惊蛇.....」
  韩烈哑然失笑。
  你们不懂,哪儿来的草?
  她们姐妹家里,根本没地方藏蛇....
  烈哥平静极了,一副的小表情,轻声开口。
  顿了顿,又道:
  刘铭灏和窦明德仔细一想,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于是,瞬间被打满了鸡血,心态积极昂扬。
  烈哥忍着笑,目送他俩匆匆而去,回手就给白玉秋打了个电话。
  白玉秋开心极了,声音拔高了4个八度。
  但她依然有些担心:
  韩烈带着强烈的信心轻轻一笑:
  她欢快的娇笑着:
  韩烈仔细叮嘱:「不要被他抓到任何把柄,你是无辜的,而他是离婚官司的全部过错方。
  冷暴力、出轨、养情妇、觊觎你的妹妹、转移家庭财产,等等等等。开庭时,你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放开了哭!」
  白玉秋实在没忍住,咯咯咯笑得昏天暗地。
  正派烈用非常正派的态度讲着最正派的话。
  「你经受了巨大的精神摧残,长期被CPU,生活压抑,生
  命枯萎,人性遭到惨烈戕伐,难道不应该得到更多补偿吗?」
  哇哦~Ooo!白玉秋楞住了。是.....是这样么?
  她仔细想了想——对啊!在认识韩小烈之前,自己过得多痛苦?
  对我越来越不好也就罢了,我可以稀里糊涂的混下去,总归是真正爱过。可是,通过转移财产、添加负债来控制我,你还是不是人?!
  如果没有小狼狗....不敢想象!
  啪!
  韩烈一拍脑门,感觉白玉秋简直是个绝绝子。聊正经事呢,又双关!
  白玉秋有点不乐意了。
  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狗男人你怎么那么狠心?

 


  韩烈想了想,也有点舍不得那块美玉,于是松开个口子:
  「好!「她马上开心了,「我每个月都会去小霜那里住一两天的,嘻嘻~~~"
  韩烈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白玉秋倒是看得开,心态很健康。
  烈哥非常满意,于是笑道:
  白玉秋十分惊喜,听那声音,好像恨不得马上飞过来嗦他两口。
  韩烈一副大佬做派,那叫一个豪气:
  白玉秋自己都没忍住吐槽,有点小吃醋的味道。
  啧啧,明明是你推过来的,结果你还要闹别扭.....女人啊!
  不过烈哥随口一句就把她哄住了。
  白玉秋吃吃一阵浪笑,然后酷嚓酷嚓一堆虎狼之词盖在了韩烈的脸上.....滚蛋吧,我不想听!
  ....
  韩烈没把许诺出去的房子当回事。
  500万花给白玉霜,等于1000万消费经验,能提升一点属性了。
  与此同时,又能安住白玉秋的心,让她乖乖配合。
  一旦真的搞定高家,白玉秋肯定会变成亿万富婆,韩烈赚个三亿也是轻而易举,有什么必要在此时吝啬呢?
  至于什么哄抬市价.....
  切,搞金融的不去哄抬市场,那就意味着没有赚到过大钱,丢人!
  咱们平心而论啊,金融圈可能是平均智力、平均学历、平均薪酬最高的圈子了,那么为什么哄抬市价的总是他们呢?
  奇不奇怪?
  这里面的逻辑一般人很难想通,而你一旦真正理解了,
  就意味着你对这个社会有了足够深刻的认知。
  中午前,韩烈去学校找到老张,然后和他一起赴宴。
  请客的是上外本部的副校长,陪同的有国际金融贸易学院、国际工商管理学院的院长,以及两个知名校友。
  上外本部是有金融学专业的,当然,水平一般。
  另外,国际经济与贸易、精算学、工商管理、财务管理、市场营销、会计.....这些经济类学科一应俱全。
  陈妍妃和丁香就是工商管理学院的学生。
  她们的录取分数比语言类略低,比法学政治计算机略高,卡在中间不上不下。不过在两位院长的嘴里,它们可是王牌中的王牌,朝阳中的朝阳。
  不信?
  不信你们看韩烈啊!
  人文的师资力量,有75%都是上外派驻的,专业课老师全都是本校的在职教师。韩烈为什么那么牛逼?
  一,他是天才。
  二,我们上外老师教的好。
  烈哥陪着一顿夸,凡是上外派驻的都是「倾心尽力、有教无类、师德充沛、水平高超"....
  你好我好大家好,聊得非常愉快。
  那两位知名校友和韩烈聊得更开心,一个是中信建投证券的投顾团队高级分析师兼副总,一个是光大银行政研室主任,都算同行。
  中信建投证券和韩烈的合作方中信证券不是一回事,后者是前者的大股东,但前者的行研报告比后者靠谱得多....
  而且,这两位专家不是上外请来的,是得知消息后,主动前来捧场的。目的嘛......当然是挖墙角。
  王主任比划了一个,意思是两百万。
  上外副校长看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妈耶,我们请韩烈过来可没给一分钱....没办法,老张脸大嘛。
  ——给什么钱?那是我小老弟!
  韩烈笑眯眯把这事儿推过去了:.
  老张得意洋洋的敲边鼓:
  工商院院长笑骂道:
  韩烈借机敬了佟院长一杯酒——村花和小白给都在人家手底下上学,提前交个朋友,没坏处。
  酒足饭饱,然后去副校长办公室天南海北的一阵闲聊,时间走到一点四十,一行人缓步出发。
  今天的讲座基本只针对金融经济类的两个院、七个系,因此没开大礼堂,用的是小礼堂。
  固定座位一千二百整,按理来讲应该是绰绰有余。
  对金融市场感兴趣的学生真没那么多,再加上是期末考试期间,七系学子能来一半,绝对装得下。
  结果到了现场一看....
  嚯!过道里都挤满了人!
  校长院长都感觉头皮发麻,急忙叫来学生会的干部,皱眉问:
  那个学生会干部悄悄瞟了一眼韩烈,苦笑道:
  韩烈云淡风轻的一笑,心想:没见过世面。本少又帅又能打,粉丝多一点,有什么好奇怪的?
  然后背着小手,往台下看去,默默的寻找着村花和白给。寻摸到一半,就在第一排的右侧看到了
  她俩。
  小青、胖妹、黄莉,都在身旁坐着。
  烈哥正要冲她们笑笑,展现一下自己从容自信游刃有余的大佬气度,眼神不经意的瞄到她们身后,忽然一直,后颈皮的汗毛全踏马竖起来了!
  她们身后的第二排....
  那笑嘻嘻挥着手的不是潘歌还能是谁?!再往旁边看去....
  卧槽!
  席鹿庭、余韵、方菲菲、殷琴、赵胜男、霍小雨、司妤......全踏马来齐了!不对啊?
  我明明把她们全都屏蔽了啊?!
  懵哔烈正懵哔着,刘英俊和郭奕淮洋洋得意的一嗓子吼了出来——
  噗!
  韩烈一口姨夫血猛的喷了出来,在背后默默的攥紧了拳头.....
  *****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作文 公交车一个接着一个C
相关文章
  1.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的做细节 忘记带罩

    消费系男神正文卷第264章装逼树上装逼果发狠并不能解决问题,锤死刘英俊之流只是小事,可以往后稍稍。现在,最重要的是.....镇定! 韩烈强行拉扯嘴角,勾出一个笑脸,对着点点头...

    0 2023-01-11

  2.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作文 公交车一

    武相高手都很会跑,哪怕是聚相阶段的朱轻侯,他拼命起来,楚千秋使用了天行神通,一时半会也追不上,更不要说易道人了。 易道人用了雷遁之术,一熘烟就不见了人影。 这种跑法...

    0 2023-01-11

  3. 一下课就拉到无人做 在镜子里看我怎么

    ??? 我竟然会犯这种错误。 对自己施展大脑封闭术一段时间之后,夏洛克依然没有感觉到思维迟钝或者幻听幻视,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在参加三强争霸赛,即使露娜投机取巧...

    0 2023-01-11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