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把手在你裤子了写作业 有人在学校里做过吗详细描写

早安 2023-01-11

陈物远刚下车,这边车都没走呢。
  老周就已经闻声而来了。
  “老陈啊,你可是回来了。”
  老周说道。
  陈物远回头,看到老周就笑道:“你这,我不在家,你也不能这样啊。头发什么的还是要收拾一下。咱们的形象,可都是被人看着呢。要收拾好自己。”
  “是是是。”
  老周应答了一句,回头找了找。
  “你在找什么?”
  “小苏呢?他怎么没有和你一起?他已经回去了?”
  “不,他去珠江了。对了,忘记和你说了,我托人帮忙办的手续。豫章那边办的。”陈物远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和老周说了。
  “不过,你找何牙子干什么?”
  “还不是那个商会吗?”老周抱怨道:“一开始无人问津,现在大家都踊跃的要进来。我这都缠的没办法了。”
  两人一起往里面走去,一边走,老周一边给陈物远说一说最近发生的事情。
  一开始,那些商人不肯加入商会。
  一个是怕麻烦,觉得可能有什么义务。
  第二个,他们怕要缴费。
  这个确实是需要缴费的,不过是从明年开始。
  未来,商会还需要租地方开会。
  现在,是先安排在苏何名下的一套院子里。
  商会是信息交流的地方,所有的成员,都可能从中得益。
  所以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作为商会运转的资金。
  其中可能还需要聘请一些人来这边干活。
  比如说打扫卫生的阿姨,还有守门的。
  商会里也会有一些文件,记录一些信息等。
  陈物远和老周说道:“他去珠江呢,估计是有些想法。另外,汇丰这边,想要和他合作。珠江那边,涉及到了海外的交易。毕竟,都是要从珠江转一道的。”
  就算是从魔都港口,或者是从鹏城港口出去,想要运到外国去。
  都是要从珠江转一道的。
  这是国内的转运港,珠江也因此而富裕。
  这边,两人谈论着,也接待了前来问情况的商人。
  他们都是一些消息灵通之辈,都知道羊城那边的招商会大为成功。
  而这里面,又以苏何成交量最大。
  这边碧水市,九鼎集团都开始扩张了。
  这个事情,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盛籽岷那边,都让他老婆开始大量的收购豆子之类的东西。
  他们之前虽然也收购,但没有这么大的手笔。
  有消息灵通的人,从羊城传来消息,说是苏何那边给盛籽岷下了大单。
  这是有了销售的保障,所以盛籽岷压根不怕自己收购到的东西卖不出去。
  转手运到苏何的厂子里,这就是一大笔钱呢。
  很多人感觉盛籽岷真的是走了狗屎运,怎么就遇到了苏何?
  这么大的单子,只要转运一下,就能收入大量的利润。
  这不是走了狗屎运,这是什么?
  这会儿,盛籽岷的老婆和儿子,都在火车站等着接人呢。
  这坐火车的,还没到呢。
  盛籽岷的儿子问道:“我们把收购的事情交给舅舅,真的没问题嘛?”
  盛籽岷的老婆说道:“这有什么问题?你舅舅不是我弟弟吗?他还能害我?”
  可盛籽岷的儿子却不这么认为,这个舅舅,平时就知道花天酒地的。
  嗯,就是这一年多养成的毛病。
  以前都吃不饱,还怎么和人喝酒?
  也就是自己这个母亲。
  天天看那舅舅看的比他这个儿子还要重要。
  盛籽岷的老婆却一点都不担心:“你舅舅不会出问题的。再说了,他朋友多,也能多收购一些。到时候,咱们不是也能多赚一点么?”
  “希望吧。”
  南竹村,车子慢慢的开了进来。
  有不少的孩子都喜欢追着车子跑。
  这是见的少,不知道车子是什么样子的。
  有一些,特别想要坐车。
  别说他们了,就连小南瓜和苏玉成,也都喜欢坐车。
  如果能坐车,他们一天都是很兴奋的。
  现在还好一些,总算是苏何的公司,车子天天往来。
  南竹村的孩子们也都对车子表示习惯了许多。
  车子停在了苏何家门口。
  屋里面,叶传秀已经出来了。
  同时,还有田光和田梅,都带着好奇的看着车子。
  “妈妈,我们回来了。”
  小南瓜从上面跳了下来,苏玉成比她还快。
  叶传秀欣喜的看着儿子和女儿,摸了摸两人的脑袋,祥牙子才从上面下来,保持了沉默。
  看到叶传秀,他糯糯的喊了一句:“姑姑。”
  “诶。”
  叶传秀也有些沉默,摸了摸祥牙子的脑袋,回头看了一眼听着声音,从里面出来的叶志武和田凤。
  这父子两个,终于是从上次离开之后,第一次见面了。
  上次,叶志武心伤,从碧水市离开,没有带着祥牙子。
  叶志武把孩子扔给了外甥,祥牙子据说也是有一阵挺不开心的。
  后来,还是苏何开导了一次,才变得开心了不少。
  可这一次,叶志武不仅自己回来了,还带了一个老婆回来。
  所谓的后妈,大家都不喜欢。
  也都知道后妈难做。
  田凤看起来是个好的,或许能对祥牙子不错。
  但谁能保证呢?
  偏向的事情,谁能保证?
  一个当母亲的,肯定会下意识的偏向自己的孩子。
  更不要说,田凤现在怀孕了。
  她肚子里有着叶志武的孩子,是祥牙子同父异母的弟弟或者妹妹。
  这个家庭的环境,就更加的复杂了。
  田凤或许会对田光、田梅以及祥牙子一视同仁,一碗水端平。
  但这肚子里的孩子呢?
  那是她和叶志武的爱情结晶,这就很难说了。
  祥牙子或许是感觉到了姑姑的难做,回头就看到了爸爸叶志武。
  他的眼神中,带着一点欣喜,这是久别重逢的欣喜。
  但随后,就是一愣。
  旁边还有一个女人,他不认识。
  心思一转,祥牙子就知道这应该是爸爸后来娶的那个阿姨了。
  他喊不出妈妈两个字,也不想喊。
  冀英秀再坏,那也是他妈妈。
  何牙子哥哥曾经和他说过,不管他怎么样,未来对冀英秀的态度如何,那都是他的自由。

 


  而且,不可否认的是,冀英秀就是他妈妈。
  不说别的,十月怀胎,总不是假的。
  “爸爸。”
  祥牙子带着一些复杂的心情,最终还是喊了一句。
  叶志武脸上带着笑容,走过来,想要摸一摸祥牙子。
  但祥牙子有些微微地抗拒,但到底没有离开。
  叶志武的手放在祥牙子的脑袋上,他也是感慨万千。
  这个儿子啊,他亏欠良多。
  但事情还是要继续。
  叶志武道:“田凤,快来,我介绍你认识一下。这是祥牙子……”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田凤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但是见面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尴尬。
  好半天,大家都看着呢,祥牙子才用极低的声音,喊了一句:“阿姨好。”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安装最新版。】
  这是苏何教导的,如果叫不出妈妈两个字,那就先喊阿姨。
  叶志武一愣:“你要喊她妈,这是爸爸的老婆。”
  叶传秀扯了扯叶志武的胳膊,对田凤道:“弟妹,你别往心里去。孩子一下子,可能接受不了。”
  田凤怎么会不清楚?
  她也带了两个孩子来,一开始,田光和田梅两个人,也是喊不出爸爸两个字的。
  就到了现在,这两个字,也不是张口就来的。
  叶振汉走了进来,说道:“行了,都先进来吧。还有这位……”
  包怡君道:“哦,我是包怡君,这是我儿子包石头,这是我女儿包绛珠。快叫爷爷奶奶,还有姑姑……”
  包石头和包绛珠连忙喊人,大家都已经进来。
  叶传秀连忙去倒了水过来,放了些白砂糖在里面:“都是糖水,赶紧喝一点吧。”
  半晌后,大家才坐下,喝了水。
  但气氛还是有些尴尬。
  好在包怡君的存在,缓解了一下叶志武的心情,没有着急。
  叶传秀也得知了包怡君的身份和遭遇,又知道这是儿子挖回来,做纺织厂领导的。
  她内心也是松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儿子越来越出色,她也有些担心。
  包怡君无疑是长的很不错的,万一苏何……
  她都不敢想。
  好在事情和她想的不一样,包怡君多么通透一个人,怎么会看不出来?
  这可是未来一个市值数亿的大企业的老总。
  虽然现在还没发迹,但能力不差。
  另外,这些天,包怡君也跟着苏何学了不少,加上在羊城,她从第三天开始,就一直主导了九鼎集团的招商会。
  能力,已经锻炼出来了。
  包怡君内心好笑,她年纪不算太大,但也不会爱上苏何。
  不过对于叶传秀的想法,她还是挺开心的。
  不是她想要做什么,而是叶传秀会觉得她年轻,漂亮,可能会引起那些事情。
  这是对她外貌的认可。
  女人啊,谁不想要青春?
  说了一阵,孙梅香道:“有客人来了,传秀啊,你带田凤去做晚饭。”
  孙梅香发话,叶传秀和田凤就连忙去了。
  之后,孙梅香要安排包怡君几人的住处,被包怡君拒绝了。
  “阿姨,我这还是住公司的宿舍吧。接下来,我们要在市区买一套房子。”
  既然要扎根这边,买房子,就成为了必须。
  她的工资不低,虽然纺织厂还没开始,但对她的安排是已经定了的。
  之前在羊城负责的时候,就已经当做是入职了。
  这住在叶振汉家里,到时候别人难免说闲话。
  她又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可不想别人说三道四的。
  叶志武的情况,已经被人说三道四了。
  社会上的人,对她们,总是带着一些异样的眼光。
  等吃了饭,包怡君带着孩子离开。
  自然有人帮忙安排住宿,先住在服装厂那边,这边,有叶芊芊的妈妈负责。
  两个女人,也好说话。
  这边,到了晚上,叶志武等包怡君走了,还想要再让祥牙子认下田凤,叫她妈妈。
  另外,还要和他说,要带他去闽南的想法。
  好在被叶振汉给拉住了,叶振汉让他们先去睡。
  “你们先去睡,我来找我孙子说说。”
  等人都走了,叶振汉带着祥牙子到了院子里,他也有些沉默,不知道怎么开口。
  谁知,还是祥牙子自己开了口。
  “其实,我知道我爸爸又结了婚,还会很快又有新的宝宝了。”
  叶振汉一惊:“你怎么知道?”
  然后,他就沉默了。
  除了苏何,没有别人了。
  “其实,在羊城的时候,我不小心听到了何牙子哥哥和他公司的人打电话。这些,都是我从电话里听到的。”
  叶振汉沉默:“那你怎么想?”
  祥牙子也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不想去闽南,我想跟着何牙子哥哥。”
  叶振汉更加沉默了,祥牙子补充道:“何牙子哥哥说了,我可以跟他去帝都上学。”
  叶振汉还能说什么呢?
  他们又谈论了一阵,他都没想到,祥牙子这个孙子,看着年幼,但懂的真的不少。
  通过谈话,叶振汉也已经知道,苏何已经提前把事情和道理都和祥牙子说了。
  祥牙子虽然还无法接受,但却已经懂得道理。
  他不想去闽南打扰叶志武和田凤的生活,他不去,叶振汉也不用担心田凤偏心的事情。
  对于这个孙子,他也怕叶志武的新家庭会影响他的性格。
  好在苏何有钱,祥牙子就算是不去闽南,也不需要叶志武给钱,苏何能够把这个表弟给拉扯大,也给教育好。
  叶振汉无比庆幸,自己这个外孙子,可真是给他解决了不少的问题。
  比如说,之前冀英秀的问题。
  他知道,叶志武和冀英秀离婚,有苏何之前不肯放过冀英秀的原因在。
  但那是细枝末节,最重要的,还是冀英秀的心不在这里。
  想到那个前儿媳妇,叶振汉也是心里有些感慨。
  那个女人,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帝都,冀英秀带着叶成华,有些无奈。
  嗯,现在不叫叶成华了,叫牧成华。
  他原本就是牧彦的儿子,以前只是冀英秀自己养不起,所以找了个接盘的。
  后来,牧彦回来了,冀英秀自然是要重新跟着牧彦的。
  只是,自从到了帝都,冀英秀的日子也不算好过。
  租了个地下室,两母子在这边生活。
  牧彦还是和年轻的时候一样,身边的女人不少。
  冀英秀叹息一声,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看起来,我得去找一找红少爷了。”

 苏蓉的话,苏何不知道。

  要是知道,肯定会怼脸开骂。
  小三?
  你也好意思骂人家?
  不说别人,你苏蓉,不就是小三上位,才生下来的吗?
  嗯,没上位成功。
  苏盼旋的事情,他让人去查了。
  只不过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
  想要查清楚,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的人也没有查的太清楚,只知道当年确实有这么个人,叫什么武俊的。
  这武俊也确实是帝都人,好像是自己响应了号召,来当知青的。
  后来就被苏盼旋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一下就看上眼了。
  当然,武俊长的还是很不错的。
  所以在苏盼旋的刻意安排下,他们就好上了。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武俊就被调离了这里,去了隔壁市。
  然后,就不知所踪了。
  再之后,苏盼旋怀孕的事情压不住了。
  苏盼旋原本想等怀孕显怀了之后,再和武俊摊牌,让武俊娶她。
  谁知道,还没有行动,武俊就被调走了。
  之后,她想要说出来的时候,武俊又失踪了。
  苏盼旋觉得地方可能是被调回帝都去了。
  她一开始是不知道的,毕竟武俊寄居的那一家,处境不算太好。
  苏根生也想要和对方拉开距离,免得被影响到了。
  后来,苏根生让人找了一户人家,把苏盼旋给嫁了。
  苏蓉出生,就把苏蓉给抱走,要苏兆华给养大。
  这就是苏盼旋身上的事情。
  或许,霍菱也确实出了点力气,但和苏蓉说的小三,就相差甚远。
  苏盼旋又没有嫁给武俊,再说了,无媒苟合,算什么小三?
  这会儿,苏何看完了马嘉晨准备的这些资料。
  他点点头:“你准备的很详细,很不错。”
  他肯定了马嘉晨的工作,确实做的很不错。
  至少,十分的详细。
  苏何再结合自己印象中的一些记忆,制定了一份计划。
  “你就按照这个来买,随后……”
  他想了想,他马上就要去帝都了。
  想要联系,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电话虽然能打通,但也曲折。
  “这样吧,如果没有大事,你一个礼拜给我打一个电话,汇报一下情况。电话费,都给你报销。我目前……”
  苏何说着,看向于途:“把我的名片给他一张。”
  因为想到了要来珠江,所以苏何提前设计了名片。
  别说,这名片印刷的还很先进。
  于途拿了一张名片出来,马嘉晨接了,看到上面印刷的很精良的内容,也是动容。
  这显然不是这两天印刷的,而且好像珠江都没有这么好的名片印刷的地方。
  这就有些奇怪了,都说内地落后。
  难道,是他的认知错误吗?
  显然不是的。
  名片上有不少的内容,上面有九鼎集团的标志。
  九个叠加在一起的大鼎。
  古代有传说,大禹炼九鼎镇压九州。
  马嘉晨学习不错,所以不会问,为什么要取九鼎这个名字。
  当然,苏何是因为自己购买到的几口大鼎很神奇,才用了这九鼎的名字。
  嗯,当时就是随口取了一个名字。
  马嘉晨也想调查一下苏何的背景,但珠江的人,想要调查内地的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也就是从汇丰的桑德士的表现来判断的,觉得苏何是一个比较出色的商人。
  然后,他就看到了名片上的字。
  珠江用的是繁体字,但不代表他不认识简体字。
  因为大部分的简体字,和繁体字其实是相差不多的。
  再说了,因为要来珠江,苏何印刷的就有一版繁体字的名片。
  这是专门为珠江准备的。
  马嘉晨拿到的,就是繁体版本。
  这一看,就是一怔。
  九鼎集团董事长,这是肯定的。
  但下面,还有一大堆的企业。
  九鼎鞋业,九鼎服装厂,九鼎食肆,九鼎发卡厂,九鼎冻库,九鼎农庄,九鼎罐头厂,九鼎肥料厂,九鼎酱油厂,九鼎食品厂,九鼎饮料厂。
  假的吧?
  马嘉晨之前已经是尽量的高估了苏何的能量了,但这一下子,十一家厂子?
  开玩笑的吧?
  这要是在珠江,至少得千万起步,不,千万都不够。
  就算是内地的发展相对落后,但这么多加在一起,数百万还是有的吧?
  其实,应该是没有这么多的。
  两地的相差很大,但等过几年,也就相差不多了。
  不过再怎么相差,马嘉晨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是走大运了。
  跟着苏何,自己操作的金额不会少。
  他这种股票经纪,想要的,不就是帮大客户操作么?
  赚得越多,未来他的前途也越大。
  而且,他的佣金也不少。
  “没想到,苏先生您的业务这么广。有这么多家厂子。”
  苏何笑笑:“大部分都是在一个地方,分厂都没开,而且规模也比较小。比如这酱油厂,产品刚上市。”
  不过他也知道,应该要给这个股票经纪一点信心。
  免得马嘉晨想多了,未来随意的操作他的金钱。
  马嘉晨会不会出问题,他不知道。
  他也不想知道。
  他知道,恩威并施是很有必要的。
  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是很有必要的。
  “另外还有几家厂子,是要和人合作的。马上要开了。这里面,发卡厂的盈利比较多,之前通过鹏城,出口了。
  另外,这九鼎食肆算是开的最多的,已经在四个城市开了分店。最多的,一个城市开了九家分店,第十家应该马上就要开了。
  马上,我打算在鹏城开个分店,罗湖区这边,正好开了。未来,或许能接续到珠江这边。”
  苏何的这一番话,可谓是把马嘉晨的心气都给喊出来了。
  苏何也承诺:“未来,九鼎集团肯定也要来珠江发展。你有没有想法来当个顾问?”
  很多的公司,都会聘请经济顾问。
  这在珠江,是很正常的事情。
  马嘉晨只感觉自己好像是中了彩票一样,这么大一个集团公司的老板,问自己有没有什么想法?
  他当然有了。
  “就是,我还只是一个股票经纪,而且刚毕业不久。”
  “哈哈哈,这没什么。咱们也是共同进步。”
  于夏从当铺走了出来,脸色很是不好。
  他回头看了看招牌上的那个当字,满是苦涩。

 


  这已经是他进的第三个当铺了,可惜没有一个给出高价。
  别说高价了,连正常的价格都没有。
  他理解当铺也是要赚钱的,活当一般都只给一到两成的价格。
  死当会高一点,四到五成。
  他们是要来赚起始资金的,自然是选择的死当。
  他们刚来珠江,也没有把握能在短时间内赚到钱,自然也不会来赎回。
  但就算是死当,对方给的价钱,其实也不高,不过是两成多一点。
  这是因为,对方知道他是从内地来的。
  这是趁火打劫!
  于夏苦笑:“我该庆幸,我听了那位苏先生的话,没有拿贵重的古董来吗?至少,这一件古董不算太值钱,所以,也没有引起当铺的注意。至少没有黑吃黑。”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安装最新版。】
  刚说完这话,于夏就感觉到一点不对劲。
  他感觉有人盯着他。
  他自然不是发现了苏何的保镖,而是发现了其他人。
  于夏一愣,心中想着如何离开。
  他装作并没有发现,心中其实也挺担心的。
  他带着东西,现实慢慢的走着,然后上了一辆巴士。
  他原本是不舍得花这钱的,本身他们带的东西不多,钱也不多。
  嗯,这钱是他们把随身的一些东西,和先来珠江的人换的。
  不多,真的不多。
  但这钱不出,他就要被追上了。
  “还好是走脱了。”
  他坐了两站,然后赶紧下车,赶紧躲起来。
  没敢多坐,也没敢一站就赶紧下车。
  他不知道的是,他上了巴士的时候,背后的人,被苏何的保镖拖住了一阵时间。
  要不然,他还真不一定能走脱。
  “那于夏应该是走脱了吧?”保镖喃喃自语的说道。
  他也难啊,苏何让人跟着这群人,又不能被他们发现。
  如果古董卖给了当铺,他们要把当铺的地址和名字带回去。
  苏何要把这群人带过来的古董买回去。
  于夏转了几个弯,才回了九龙城。
  路上还被人盯着,又被问了一圈出去做什么了。
  “我出去找找工作,还得赶紧把户口给办了。”
  于夏找了个借口,虽然都是从内地来的。
  这些人有很多都加入了社团,于夏可不觉得,他们如果知道了自己等人带了古董来,会不动心。
  实际上,他离开去找当铺的时候,就有人过来试探过了。
  等于夏回来,就发现了气氛不对。
  “怎么了?”
  “有人上来试探,虽然被我们说退了。不过我觉得他们并没有放弃。现在是白天,等到晚上,怕是有问题。”
  于夏知道,社团可能白天还能稍微掩饰一下。
  到了晚上,那就肆无忌惮了。
  他起身,来回走动。
  其他人都等着他拿主意,大家都信任他。
  不仅是他有责任心,手段也比别人要强。
  这时,有人问道:“昨天过关的时候,咱们不是遇到了一位小先生么?”
  小先生?
  于夏立刻就想到了苏何。
  对方非富即贵,身边跟着的人,应该是退伍兵。
  这些人,大致的人品应该是没问题的。
  于夏虽然碍于贫穷,从内地来了珠江。
  但对国家的那些当兵的,还是很相信的。
  而且对方来了这里,就有车接送。
  遇到他们,也是巧合。
  对方不可能知道他们昨天什么时候过关,所以设计是不可能的。
  “他昨天是说,可以去哪里找他?”于夏问道。
  “半岛酒店,还有汇丰银行。”
  这一群人里有一个记忆很厉害的人,连忙说道。
  “我今天问了一下,半岛酒店是珠江特别豪华的酒店,一般人可住不起。还有汇丰,是珠江最大的银行,特别有权势。别人办不到的事情,汇丰都能办到。”
  这些人显然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在这边,也打听了一下。
  于夏也知道,刚才出去办事,他也打听了一下。
  不过半岛酒店,和汇丰,都不在这边。
  他想了想:“这里不能多待了。到了晚上,肯定出事。这样,我再去一趟半岛酒店,请那人帮帮忙。你们待在里面,不要出去。也不要给人开门。”
  这一次,于夏什么东西都没带。
  苏何想要他们的古董,不用当场就看。
  他们的处境比较危险,如果能得到帮忙,先脱离危险再说。
  这边,苏何已经吃好了早餐,也和马嘉晨谈好了。
  暂时就以顾问的形势加入九鼎集团,苏何会给一笔顾问费。
  马嘉晨尽自己的努力,给苏何提供帮助。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帮苏何购买股票等。
  现在的股票交易,还不是那种电脑上直接购买的。
  而是在证券交易所,采用的是电话的方式。
  前面摆上一块小黑板,有人要卖出,经纪就把信息写上去。
  如果有要买的,就有另外的经纪喊出价格,经纪就会把这个信息给擦掉。
  如果没有,他会喊低一个价格,继续。
  卖出之后,他会通过一个电话打过去,将股票信息登记。
  而另外还有一台电话,是打入进来,记录要卖出的股票信息的。
  就是这样一进一出的两台电话,将股票交易给完成了。
  此时,马嘉晨就是带着苏何来到了这里。
  “老板,就是这里了。接下来,您自己转转,我去给你办理账户等。”
  “你去吧,我不着急。”
  苏何点头,让马嘉晨去做事。
  赚钱,不比闲聊要好?
  这边,于途还奇怪:“我之前也听了一些,就这些虚拟的,不是真实的东西,为何也会有人买?”
  旁边就有人笑道:“因为赚钱啊。”
  是的,赚钱。
  苏何不太好说什么,不过他自己其实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苏何看了看四周,小声的说道:“珠江人赌性大。别说这里了,珠江有个马会,参与赌马的人更多。人家说,统治珠江的是港府、汇丰、怡和和马会,你就知道了。”
  于途表示大为吃惊,并且,长见识了。
  事实上,不只是珠江人赌性大。
  内地人一样赌性大,多少次股灾,内地人也一样遭灾的人多。
  鹰酱,绿雉国,大把这样的人。
  此时,碧水市,几辆车开了进来。
  “陈先生,我们就送到这里了。”
  “好,你们慢点开。我还有事,先上班了。”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的做细节 忘记带罩子让他馍了一节课
相关文章
  1. 学长把手在你裤子了写作业 有人在学校

    陈物远刚下车,这边车都没走呢。 老周就已经闻声而来了。 老陈啊,你可是回来了。 老周说道。 陈物远回头,看到老周就笑道:你这,我不在家,你也不能这样啊。头发什么的还是要...

    0 2023-01-11

  2.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的做细节 忘记带罩

    消费系男神正文卷第264章装逼树上装逼果发狠并不能解决问题,锤死刘英俊之流只是小事,可以往后稍稍。现在,最重要的是.....镇定! 韩烈强行拉扯嘴角,勾出一个笑脸,对着点点头...

    0 2023-01-11

  3.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作文 公交车一

    武相高手都很会跑,哪怕是聚相阶段的朱轻侯,他拼命起来,楚千秋使用了天行神通,一时半会也追不上,更不要说易道人了。 易道人用了雷遁之术,一熘烟就不见了人影。 这种跑法...

    0 2023-01-11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