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的做经过 英语老师的大白兔子又大又好吃

早安 2023-01-11

 聂灵山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心甘情愿的被人暴打一顿,而且在挨打的时候对于打人一方的行为还表示了认可。
  更为过分的是,他在被打的过程之中,还对打人一方不专业的打人行为给予了指导。
  更更过分的是,这顿打白挨了。
  当都御史焦鸿说出丢失的那些只是抄录的复制品,那一瞬间,聂灵山唯一想做的就是去找朱小祝,把那一顿打还回去。
  那么厚厚的一摞纸张,都是抄录的?
  聂灵山问:“大人,会不会是你记错了,我带回来的就是大人给我的原物?”
  焦鸿道:“如此重要的东西,我当然不会把原物直接交给你,但是那抄录出来的东西也只一份,所以若聂大人继续查案的话,还需你亲自再去抄录一份。”
  聂灵山:“?????”
  挨了打,还得自己再去抄一份?
  “大人,先给我一天一夜时间,我必将那些违法之徒抓拿归案,将丢失的卷宗全都找回来。”
  焦鸿道:“其实,用不了一天一夜,聂大人就能再抄录一份了。”
  聂灵山道:“这些东西事关重大,若是被人宣扬出去,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所以还是先抓人的好。”
  焦鸿:“聂大人,确定抓的到?”
  他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戏谑,似乎是用眼神在告诉聂灵山,你这点小把戏就不要在我面前施展了。
  聂灵山却只能咬着牙说道:“大人放心,就算是把歌陵城翻过来,我也会把人找到。”
  焦鸿点了点头:“那就有劳聂大人了,这样吧,聂大人专心去追捕逃犯,我让人把东西备好,聂大人抓不到的人再来我这里抄录就是,我若让别人帮你抄录的花,可能会被人猜到你把东西丢失了的事。”
  聂灵山连忙道谢,然后就急匆匆的跑了,毕竟他现在还是衣衫不整的样子。
  一口气跑回去,朱小祝一看到他就笑了,然后晃着肩膀过来:“怎么样,我这主意没什么问题吧,以后你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只管来找我,保证给你办的......”
  他话还没说完呢,聂灵山一脚就踹过去了:“我去你大爷的。”
  朱小祝被他一脚踢的险些把腰都崴了,扶着腰就开骂:“你大爷的,老子好心帮你,你恩将仇报?”
  “我报你大爷。”
  聂灵山上去还想再来一脚,被朱小祝躲开了。
  朱小祝道:“你发什么疯?!”
  聂灵山:“你装什么傻。”
  朱小祝问:“没办好?”
  聂灵山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伸手:“把那些东西给我,不然的话不好交代。”
  朱小祝:“什么东西?那些纸?我怕留着有什么隐患,一把火都给少了。”
  “烧了?!”
  聂灵山一把攥住朱小祝的衣领:“你这么快就给烧了?你-他妈的烧纸烧的这么快,是提前给自己在地下存钱吗?”
  朱小祝:“那玩意也不能当钱用啊。”
  “你去抄!”
  聂灵山一屁股坐下来,委屈巴巴的说道:“我是不去了,白白挨了一顿打不说,我还屁颠屁颠的自己跑去再抄一份?”
  朱小祝道:“那焦鸿能让人提前给你抄录出来一份,这次怎么不让人给你抄了?”
  聂灵山:“他说是怕我丢了东西的事泄露出去,所以让我自己去抄。”朱小祝:“他特么就是什么都知道,猜到了抢东西的是你安排的人,好在好在......”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安装最新版。】
  聂灵山听到这话,眼神里立刻就出现了希冀的光:“好在什么?”
  朱小祝认真的说道:“好在他虽然猜到了这事是你自己安排的,但必是猜不到我把那些东西都烧了,这一点咱们是赢了他。”
  聂灵山又白了他一眼。
  朱小祝叹了口气:“打你的事,算我欠你的,我去抄还不行,然后咱们就两不相欠了啊。”
  聂灵山:“你放屁,你让我打一顿,我去抄行不行。”
  朱小祝:“算我欠你半条命行不行?”
  聂灵山:“算你欠我一条命!”
  朱小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行行,你说欠你一条命就欠你一条命,老子现在就去抄录......”
  说到这他楞了一下,然后看向聂灵山:“也就是说,闹来闹去的,咱们还是得去查大将军林叶?”
  聂灵山:“废话!不然你以为呢!”
  朱小祝道:“这下操蛋了,我以为也就是白白打你一顿了呢。”
  聂灵山飞起一脚。
  与此同时,都御史焦鸿回到书房之后坐下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发现茶已经有些凉了,于是微微皱眉。
  他这一皱眉,站在他旁边的那个手下立刻就察觉到不对劲,再看看那茶杯里连热气都没了,他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大人息怒,我马上就去给大人换茶。”
  若是被人见到焦鸿手下人怕他怕成了这个地步,谁能相信这才是焦鸿的真正性格?
  那个敢于直面天子的都御史大人,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和蔼可亲,人人都说他脾气温厚,甚至看着都是慈眉善目的。

 


  焦鸿看了手下人一眼后说道:“这次我不计较了,你去把御史卢浣之请来。”
  手下人连忙答应了一声,起身的时候,一滴冷汗从下巴上落下来,这是瞬间就冒出来的冷汗,从额头滑到下巴,也只是一两句话的时间。
  不多时,御史卢浣之就急匆匆的到了,在外人面前还和焦鸿可以谈笑风生的他,一进门就跪下来:“下官拜见都御史大人。”
  焦鸿示意他去把屋门关好,然后微笑着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没有外人的时候,不必如此客套。”
  卢浣之道:“越是没有外人,越是该敬重大人,下官等人对大人的敬重,从来都不是做给外人看的。”
  焦鸿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卢浣之立刻就坐了过去,不带半点犹豫的。
  焦鸿道:“许欣舒送过来的东西,你都已经过目了?”
  卢浣之连忙道:“下官都过目了。”
  焦鸿问道:“你怎么看?”
  卢浣之道:“下官以为,就算是那些事都查实了,也不可能扳倒林叶,况且这些小生意的事,太容易找到办法遮掩过去了。”
  焦鸿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许欣舒送过来的东西,可不足以将林叶置于死地。”
  卢浣之道:“况且一旦用这些小事去作文章,必会引起林叶的反击,最起码会让他更为警觉,下次在想给林叶挖坑就难了。”
  焦鸿道:“你说的,我都想过,但我还是把东西给了聂灵山,你猜是为什么?”
  卢浣之沉吟了片刻,试探着猜测道:“大人的意思是,这些小事不足以扳倒林叶,林叶完全有能力将大福造商行的事推给别人,但,若因为查这些小事的时候,上风台的官员陆续被杀,那这事就能做做更大的文章了。”
  焦鸿笑着说道:“当初公爷让你来御史台做事的时候,我还对你有所怀疑,怕你阅历城府都不够,在御史台藏不好,藏不好就可能坏了大事,现在看来,最有头脑也最稳重的还是你。”
  卢浣之立刻起身:“多谢大人夸奖,下官以后必会更为尽心尽力的为大人办事。”
  焦鸿道:“你我都是为公爷办事。”
  他问卢浣之道:“既然你已经想到了这些,那若把事交给你去办,你有几分把握?”
  卢浣之道:“虽然仓促了些,但若第一步只是先让上风台那边死几个人,倒也不会有多难,下官回去之后就做好安排。”
  焦鸿点了点头后说道:“此事确实很重要,我本不该多问你什么,显得我对你不信任似的,但公爷仔细交代过,要谨慎,还要果断,所以我不得不多问几句,你准备怎么实施?”
  卢浣之道:“聂灵山他们想要入手,必然会去暗查大福造,所以动手杀几个人,确实不难。”
  焦鸿满意了,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卢浣之就知道这是可以离开了,所以连忙起身道:“那下官现在就去着手准备,不多打扰大人休息了。”
  焦鸿随意的摆了摆手,卢浣之便躬身退了出去。
  在卢浣之要出门的那一刻,焦鸿声音很轻,但语气很重的交代了一句:“你该知道,大登科是公爷最大的秘密,若你不小心暴露了大登科的事,公爷必然会很生气。”
  卢浣之连忙回身,他抱拳道:“请大人放心,也请公爷放心,就算我死,也绝不会将大登科的秘密泄露出去。”
  焦鸿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也只是随口提醒你一句罢了,我对你还是很信任的,以前,现在,将来,都对你很放心,去吧去吧,忙你的去吧。”
  卢浣之再次行礼,这才离开。
  这时候,聂灵山正在和朱小祝商量着怎么分钱呢。
  “一千两?”
  朱小祝眼睛都有些瞪大了,好像面前这不是一千两银子,而是一座银山。
  “看你那小家子气。”
  聂灵山道:“一千两银子就让你原形毕露。”
  朱小祝道:“扯淡,你多久没有见过一千两银子了?”
  聂灵山:“嘁......”
  他说:“给弟兄们平分了吧。”
  朱小祝道:“平分?你挨打了,还受了委屈,你得多分点啊。”
  聂灵山:“我凑?懂事!”
  朱小祝道:“你拿一百两,我拿一百两,剩下的给兄弟们分了。”
  聂灵山:“你特么凭什么也拿一百两?”
  朱小祝:“你挨打了,我还打你了呢,要说辛苦,你第一,难道我不是第二?”
  聂灵山就那么瞪着他。
  朱小祝:“行行行,那我拿九十两,你拿一百。”
  聂灵山:“你都拿九十了,我凭什么还拿一百,我得拿一百一,你退的那十两归我。”
  朱小祝:“这又凭什么?!”
  聂灵山:“凭我死主官,你是副官,我比你大。”
  朱小祝:“操......”
  聂灵山:“你尊重我点。”
  他看了看那堆银子,然后叹了口气后说道:“拿了银子,就得干活啊......今夜你我分头办事,探探这个大福造。”

 聂灵山拿到这个包裹之后,打开看了一会儿脸色就绿了,死真的绿。

  这包裹里都是关于大将军林叶的罪证,都御史焦鸿把东西给他,还能有什么意思?
  “这......”
  聂灵山脸色为难的看向焦鸿:“大人的意思死,让我上风台的人去查查,这些事是不是都是真的?”
  焦鸿笑道:“毕竟这是上风台的职责所在。”
  只这一句话,就把聂灵山想婉拒的话给堵回去了,因为这确实是上风台的职责。
  当年太祖皇帝创建上风台的时候,目的就是为了遏制当时言官肆无忌惮的风气。
  上风台的职责死写进了大玉律法之中的,就算他想耍赖都赖不掉。
  “我知道,此事会让聂大人有些为难,毕竟这事关才刚刚调入京州的一位大将军,地位着实特殊。”
  焦鸿一脸信任的说道:“不过,想当年太祖皇帝就曾说过,上风台的人能被选进来,就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勇士,也是都是,是大玉的栋梁之材。”
  说到这,焦鸿看向聂灵山,眼神里除了信任还有希冀。
  “聂大人,此事若能办好,查明真伪,对于大玉来说至关重要,如果死真的,我与聂大人携手除此国贼,若是假的,我与聂大人合力维护栋梁。”
  他话说的这么漂亮,这么正义,这么肃然,聂灵山实在是没办法再说什么。
  聂灵山沉思片刻后说道:“此事确实很严重,请大人给我一两天的时间,我把这些东西带回去仔细看看,也和手下人商量一下从何处入手。”
  焦鸿顿时开心起来,拉着聂灵山的手说道:“聂大人不负上风台的传承,老夫深感欣慰。”
  聂灵山心说上风台有个屁的传承啊,自从太祖皇帝立了这个规矩之后,御史台的大人们哪一个真敢和上风台的人推心置腹?
  “那,下官就先告辞了。”
  聂灵山拿起那个包裹,起身离开。
  上风台这个规模很小的衙门,一下子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聂灵山回去的时候步伐都变得格外沉重,因为他太清楚了,这个事不管怎么办他可能都不落好。
  如果查实了的话,那功劳能是他上风台的?必然都是人家都御史大人的啊。
  若是查着没问题,大将军林叶那边若是有什么怨气,都御史大人怕是立刻就会把上风台给出卖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huanyuanapp.】
  从焦鸿处离开之后,聂灵山看了看天色已近正午,脚步停下来之后,他才思考片刻有折返回去。
  见他又回来,焦鸿还以为他是变卦了呢,立刻问了一声:“聂大人去而复返,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忘了说?”
  聂灵山道:“说来惭愧,我回来是想和都御史大人......借点钱。”
  焦鸿一愣。
  聂灵山道:“这件事太大了,都御史大人也知道若查下去,必是危机重重,我手下那些兄弟们,或许会有人受伤,或许会有人丧命......”
  “说实话,他们拿着那点俸禄,一个月没人不到三两银子,却要去办这么大的案子,还可能因此送了一条命......”
  听他说到这,不等他把话说完,焦鸿立刻说道:“这钱不能算是聂大人借的,是上风台的风闻刀笔门该得的。”
  上风台的主官官称是风闻校尉,副官官称是风闻旅率,下边当差的,都被称之为风闻刀笔。
  在大玉,一说起来谁谁谁是刀笔小吏,上风台的人就觉得自己也一起被看不起了。聂灵山见焦鸿如此慷慨,连忙不停的道谢,焦鸿正是用人之际,当然也不可能小气了。
  他吩咐人去支取来一千两银子,让聂灵山带回去。
  上风台虽然衙门不大,算算看也有数十名刀笔令,每人也就分个十几两,就能把这一千两银子分了。
  聂灵山回到上风台之后,让人把副官朱小祝叫过来,也把所有兄弟都召集起来,等他和朱小祝商量好,再和大家把事情说说。
  朱小祝三十岁左右,是个看起来就很精明的汉子,不过眼神倒是还算清澈。
  他是聂灵山亲自挑选出来的帮手,是聂灵山的绝对亲信,为此朱小祝对他是一点也不感恩戴德,时不时就会把聂灵山骂几句。
  要不是聂灵山把他从军中借调出来,他现在可能早就混到了五品偏将了。
  “你是不是疯了?!”
  朱小祝看完了包裹里的那些东西,他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看着聂灵山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大将军林叶现在是什么身份,是什么地位,是我们能得罪的?”
  聂灵山叹道:“你话说的倒是轻巧,大将军不是我等能得罪的,难道都御史大人就是我等能得罪的?”
  朱小祝:“聂灵山,我现在恨不得把你咬死,当年要不是你骗我,说带我到个清闲衙门,俸禄高又没事干,关键还备受敬重,我会跟着你来这种鬼地方?现在倒好,还要跟着你去死。”
  聂灵山道:“你看你,又提这个,当年要不是你自己贪心,你能被我骗了?”
  朱小祝:“你大爷!”
  聂灵山:“我大爷已经仙去多年,请你不要打扰他老人家在天之灵。”
  朱小祝:“你大爷要是知道了,他都得下来扇你几个大嘴巴。”
  聂灵山:“我不信,我大爷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
  朱小祝瞪着他,使劲儿瞪着他。
  聂灵山立刻就换了一副嘴脸,笑呵呵的说道:“这事确实死咱们上风台的职责所在,不能推辞。”
  朱小祝:“我这些年,跟着你拿了什么好处了?现在拼命你倒是让我上了。”

 


  聂灵山:“话不能这么说,我接的那些活儿,还不是七八成都让给你了?”
  朱小祝:“你还有脸说,丢人不丢人?堂堂朝廷官员,为了补贴家用跑出去给人家主持红白两事,我说出去都怕被人笑掉大牙!”
  聂灵山:“你收银子的时候,你还不是笑掉大牙了?”
  朱小祝道:“主持一场白事五两银子,主持一场红事八两银子,我还要笑掉大牙?”
  聂灵山:“这还是因为当官的身份才给的价,不然你想去给人家主持,人家就让你去?”
  他说:“你要是不想干,你把这些年我让给你的活儿赚来的银子还给我。”
  朱小祝:“你想的美。”
  他看了看那包裹,皱眉沉思起来。
  大概过了半刻左右,他忽然眼神亮了,凑到聂灵山身前压低声音说道:“我想到了个法子,你照我说的做,这事就能遮掩过去,还保证不让都御史给你穿小鞋。”
  聂灵山立刻问道:“你想到了个什么法子?”
  朱小祝道:“你一会儿到了回家的时候,带着这些罪证出衙门,我带着兄弟们假装歹人,半路把证据抢走,然后一把火烧了。”
  聂灵山眼睛都瞪圆了:“你这他妈的是什么狗屁办法。”
  朱小祝道:“又不是你给弄丢的,是被人抢了去,你势单力薄,当然是抵挡不住。”
  聂灵山道:“那都御史大人要是问我,为何要把如此重要的证据带回家去呢?”
  朱小祝道:“你就说,你知道事情紧急,所以把这些东西带回家是为了尽快找到办法。”
  聂灵山想了想,最终叹了口气:“罢了罢了,那就这么办。”
  朱小祝笑道:“你放心就是了,这事不可能牵连到我。”
  聂灵山:“嗯?你-他妈的在说什么?”
  朱小祝道:“我的意思是,这件事不可能出什么意外,你放心就是了。”
  到了天黑之后,按照约定,聂灵山把焦鸿交给他的东西背好,离开衙门往家走。
  到了一处比较僻静黑暗的地方,朱小祝蒙着脸就冲了出来,一脚就踹在聂灵山后腰上了。
  这一脚,若他有十分力,他出了能有十一分,要说没点私人恩怨在里边,连聂灵山都不信。
  一脚把聂灵山踹倒在地,朱小祝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包裹,他居然没拿,而是骑在了聂灵山身上,朝着聂灵山的脸就左右开弓给了几个大嘴巴子。
  聂灵山都懵了,此时想挣扎,朱小祝却压低声音说道:“你最好老实点,不把你打的真受点伤,谁能信你,你以为是我想打你,还不是为了你好。”
  聂灵山:“你最好是为我好。”
  朱小祝一阵拳打脚踢之后,这才起身,伸手一指聂灵山:“把这个臭当官的裤子扒了,把他倒吊起来!”
  那些手下也懵了。
  聂灵山:“我劝你别太过分......”
  朱小祝:“都是为了你好。”
  他再次扑上去,不由分说的把聂灵山的袖口给撕了,用袖子当做绳子用,将聂灵山双臂给绑了。
  然后把聂灵山的裤子往下一扒,好歹还是给聂灵山留了一分体面,裤头留下了。
  再然后把裤子撕吧撕吧,捡着其中一团塞进聂灵山嘴里。
  干完之后,朱小祝一招手:“风紧扯呼。”
  聂灵山心说你-他妈的这是风紧扯呼?你-他妈的这就是打爽了扯呼。
  朱小祝带着几个懵了的手下跑了,把那份罪证也带走了,若在把这事给忘了,单纯的就是打聂灵山一顿,那接下来他俩绝对是不共戴天的死仇。
  没多久,消息就传到了焦鸿耳朵里。
  焦鸿带着随从急匆匆的赶到现场,发现聂灵山依然是狼狈不堪。
  据说刚才是被人绑在巷子口的灯杆上了,裤子也没有,还鼻青脸肿的。
  原本他还不信,此时亲眼看到,才知报信的人说话其实还算比较保守了。
  “聂大人,聂大人?”
  焦鸿走到近前叫了两声,聂灵山则扭过头,哪有脸见焦鸿。
  “聂大人,没事吧?”
  焦鸿又叫了一声。
  聂灵山忽然跪下来道:“下官无能,竟是被一群毛贼给劫了,他们怕是以为下官带着的是什么值钱物价,给......抢走了。”
  焦鸿一看他委屈成了这样,连忙劝慰道:“丢了就丢了,聂大人无需如此自责。”
  聂灵山道:“可如此大事,下官担待不起,愧对大人对下官的信任......”
  焦鸿道:“都是些书面上的东西,我交给你的是我让人抄录的一份,我这里还有,你不用那么难过。”
  聂灵山一抬头,眼神里就闪过了两个字......我凑?!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两个一起*我 三根一起会坏掉的…哈
相关文章
  1.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的做经过 英语老师的

    聂灵山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心甘情愿的被人暴打一顿,而且在挨打的时候对于打人一方的行为还表示了认可。 更为过分的是,他在被打的过程之中,还对打人一方不专业的打...

    0 2023-01-11

  2. 两个一起*我 三根一起会坏掉的…哈

    哈哈哈,见识到我们巫族的强大啦吧! 巫族的强大吗?风黎看着赤古好像变成了整片天地的主宰,巨大身躯都进入幻境之中,直接站在大海中央,四周空气都充斥着无尽海浪。 在他头...

    0 2023-01-11

  3. 以后穿裙子我好做 学长一边撞我一边写

    就在胡安头疼的时候,K已经迅速进入了状态。 从星际港到长枪党总部,有两条路。K调出翡冷翠行政星球的民用导航图。 一条是中央大道,经过凯旋门和铁塔,直接到总部大门。 另一...

    0 2023-01-11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