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学长的硬硬的上面写作业 哈昂~哈昂够了太多了作文

早安 2023-01-11

 九处某据点,会议室内。
  项龙坐在办公桌边,看着沉默不语的沈嘉鸿、鲁大愚、狄天工和林寒酥,不由得烦躁起来:“你们九处不是号称全国顶尖的特务机构吗?九哥已经失踪了这么多天,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九处确实很强大,可强大也是有限度的,我们享有联合政府内部的最高情报权限,可以在系统内调阅各部门的情报,但前提是他们得将情报上传。”
  狄天工叹了口气:“SoF跟九处一样,也是情报机构,而且权力要大过九处,还有联合政府那么多要员支持,九哥被他们扣下,我们的情报网起不到作用。”
  项龙不死心的问道:“那不是还有藏龙吗?藏龙组织养着那么多顶级黑帽,也没有办法吗?”
  “SoF的网络并不是对外公开的,我们连他们的信息频段都找不到,又谈何入侵呢?”
  沈嘉鸿插嘴道:“不过目前的情况应该还不算太糟,自从九哥被捕之后,并没有任何人采取过针对九处的行动,说明他是安全的。”
  “这一点我是赞同的,外人对于九处的忌惮,有一半都来自九哥,想必那些对手掌握的信息要比咱们还多。”
  鲁大愚将目光投向众人:“眼下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等九哥联系咱们了。”
  项龙一脸无语:“你们不是说SoF是联合政府旗下最精锐的特务机构吗?九哥被他们扣下,该怎么跟咱们联络?用意念啊?”
  “我跟九哥分别之前,他让我启动了备用通讯频道。”
  沈嘉鸿解释道:“九处的卫星通讯,是联合政府特批的,我们有一个由七颗卫星组成的星链提供网络信号,但实际上运行的只有五颗,剩余两颗被狄工改造过,成为了我们的备用通讯频道。”
  狄天工把话借了过去:“这两颗卫星具有信号收发功能,并且连接着专属的号码和电台,只要九哥能够发出信号,让我们捕捉到他所在区域的信号波动,我们就可以给他所在的位置进行定位。”
  狄天工有些烦躁:“他已经被SoF的人扣下了,如果这信号发不出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要在这里死等一辈子吗?”
  “九哥让我们开启备用频段,一定有他自己的办法,现在他人不在九处,我们谁也不敢擅作主张跟SoF这种部门对抗,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沈嘉鸿顿了一下:“就算我们做出了后面九十九步的准备,但眼下这一步,只能让九哥自己去走。”
  ……
  望凌监狱,四号监区。
  这已经是吴冕被关押进来的第三天。
  情况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糟糕。
  望凌监狱的伙食很差,而且分量少的可怜,这里提供食物的的初衷只是为了维持犯人基本的生命体征,保证他们活着,却又没有闹事的力气。
  自从被关进牢房的那一刻起,吴冕就采取了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但狱方对此却满不在乎,甚至没有人过问。
  脱水状态让吴冕喉咙发干,嘴唇干裂,周围的警卫一如提线木偶,对他不闻不问。
  吴冕采取绝食的方式,只是为了获取一个跟狱方谈条件的机会,但是这个方式并未取得想象中的效果,这也就意味着狱方的人很可能不知道他的身份,亦或者上面在把他送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殊交代。
  第四天一早,执勤的狱警端着餐盘走到牢房的取餐口,把前一晚送来的食物取走,将新的餐盘推了进去。

 


  吴冕在警卫伸手的瞬间在床上暴起,扑向了栏杆位置。
  “嘭!”
  外面的警卫躲闪不及,被吴冕拉住了胳膊,紧接着又用手臂勒住脖子。
  “喂!你给我放手!”
  旁边的警卫们见状,全都把枪抽了出来:“你的任何攻击行为,都将被判定为越狱倾向!你要想清楚自己是否能承担这个后果!”
  吴冕勒住警卫的脖子,歇斯底里的吼道:“去你妈的!我要求跟望凌监狱的典狱长进行通话!就现在!”
  当值警卫看着吴冕赤红的眼眸,“你不要冲动,我现在帮你请示!”
  “我需要的不是请示,而是必须!”
  吴冕伸出另外一只手掌,掐住了面前守卫的脖子,但是在触碰到对方皮肤的一瞬间,却瞳孔猛缩,触电般的向后退去。
  “啪!”
  被吴冕挟持的警卫动作更快,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在两者接触的瞬间,吴冕只觉得身体一阵剧痛,视线随即黑了下去。
  ……
  吴冕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仍旧还在牢房当中,但外面的警卫已经全部换了人。
  当初那个接他进入监区的军官,正隔着栅栏,面色冰冷的看着他。
  吴冕强忍头痛,回忆起自己昏厥前的情况,又看了一眼手臂的瘀青和几个燎泡,甩着头站了起来:“你们这里的警卫根本不是人类,而是看守型智能机器人,这可是国会严令禁止的技术。”
  军官并未回答吴冕的话,色厉内荏的盯着他:“你入狱的时候,我三令五申的对你说,在这里要保持绝对的服从,但你似乎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即便SoF是办公厅警卫处的武装,国会也不会批准这种提案的,事关智能机器人,没人敢掉以轻心,更没人敢于担这个责任!”
  吴冕同样不理会军官的一番话,看着对方的眼睛:“所以使用智能机器人这事,很可能是SoF,甚至望凌监狱自己的决定,你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一旦曝光,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想跟我们谈条件,还是以此作为威胁?”
  军官的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笑容:“你应该很清楚,现在的你就是一只笼中鸟,千万不要试图激怒我们,这样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我只想要一个公正的待遇。”吴冕顺势说出了自己的诉求:“我来到望凌监狱,只是被羁押,而并非服刑,我不知道暴恐案还需要调查多久,但在这之前,我必须保证自己不会被这种恶劣的环境逼疯!”

军官听完吴冕的一番话,目光阴翳的盯着他:“所以你采取绝食,只是为了跟我们谈条件?”

  吴冕毫不犹豫的点头:“我能接受羁押,也可以保守望凌监狱的秘密,但你们同样得保证我的人权不会受到侵犯。”
  军官眯起眼睛看着吴冕:“只要你保证不再闹事,我可以降低你的戒备等级,但你要清楚一件事,我这么做只是为了避免麻烦,而不是你得寸进尺的理由。”
  吴冕并没有跟军官纠缠:“你所谓的降低戒备等级,指的是什么?”
  “望凌监狱的犯人总共分为一到四个等级,你目前的情况是第三级,降为第二级之后,可以在四监区的范围内自由活动,每天有两个小时可以使用岛上的娱乐设施和体育场馆。”
  军官在口袋里取下一枚手环,隔着栅栏丢给了吴冕:“这是一枚定位手环,你每个小时的准点,都需要在五分钟内找到打卡点进行记录,一旦打卡记录中断,我们之间的协议将立即作废,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成交。”
  吴冕接住手环套在手腕上,看了看面前的军官:“你该不会也是个机器人吧?”
  “你的疑问有些太多了。”
  军官并未回答吴冕的问题,冷冷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吴冕看着牢房外更换的警卫,朗声道:“我要求进食,给我送些吃的过来!”
  “当!”
  警卫没有回应,只是用警棍猛砸了一下栅栏,示意吴冕安静。
  接下来的几天,吴冕的日子好过了不少,终于不用每天被囚禁在狭窄的监牢里面,而是可以离开监牢,去外面的院子里晒太阳,每天下午的两点到四点,还能去岛上的露天场地活动。
  吴冕在每天的闲逛当中,对于岛上的设施和地形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望凌监狱所在的海岛,正中心就是活动场地和办工场所,以这里为中心点,周围成圆形排列着十三个监区,其中一到六号为单人监狱,其他的则是普通监狱。
  吴冕之所以通过绝食的方式要求降低对自己的看管,主要原因就是为了想办法与外界联络,从而逃离这个地方,但他所在的四号监区监控设施十分完善,他住在里面完全没有任何的私人空间可言,每天外出就成为了他唯一的机会。
  一连三天,他已经将岛上的活动场地转了个遍,情绪也逐渐变得暴躁起来。
  望凌监狱的安保级别实在太高了,别说要寻找可以跟外界通讯的设备,他就连避开监控死角都做不到。
  不仅如此,吴冕甚至连警卫之外的其他犯人都没看到,这说明望凌监狱的安保措施十分完善,就连犯人们放风的时间都是错开的。
  这种铁桶般的包围,不由得让吴冕变得暴躁起来。
  按照望凌监狱的现状,他想要跟外界进行联络的可能性已经等于零,而监狱的人跟他又没有任何交流,态度也没有发生转变,说明自己短期内仍旧无法离开这里。
  思虑再三,吴冕在无法跟外界取得联络的情况下,已经横下心来,准备独自逃离望凌监狱。

 


  虽然心里冒出了这个念头,但是该用什么方式避开监管,又该用什么方式离岛,这些都是令人头疼的麻烦。
  晚饭过后,吴冕正躺在床上琢磨着第二天要以什么借口勘察地形,牢房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而后一名年纪不大,穿着警卫制服的青年走到值班军官身前,低声道:“长官您好,我是档案处的李山泉,老周今晚突发疾病,长官让我接替他,以后还请……”
  军官对于青年的聒噪十分不满,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没读过条例吗?滚去你的位置上!”
  “是!”
  李山泉被骂的一愣,悻悻离去。
  吴冕听到两人的对话,佯装睡着翻了个身,打量了一眼李山泉。
  望凌监狱的警卫身材都比较壮硕,而李山泉则显得比较单薄,眉宇间也没有戾气,赶到指令位置后,还在好奇的打量着吴冕。
  吴冕看到李山泉的模样,猛地睁开了眼睛。
  李山泉本就紧张,被吴冕忽然投去的目光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半步,见带班警卫看向自己,连忙站直身体,向吴冕投去了一道报复的目光。
  李山泉的这个举动,让吴冕原本压抑的心情变得开朗起来。
  一周多的接触,他已经大致弄清楚了四监区的警卫配置,这里采取的是自然人和机器人的混搭组合,警卫的基本单位就是这种二人组。
  这期间内,他每天都在找机会跟这些警卫进行交流,但这些家伙明显经历过专门的训练,表现得宛若冷冰冰的机器,除了工作之外,丝毫不会跟吴冕产生任何的交流。
  而这个临时补充进来的李山泉,明显不是战斗序列的人员,对于吴冕来说,此人无疑是一个极佳的突破口。
  四监区一共有六十名守卫,会分为三个批次对吴冕全天候的进行监视。
  按照时间来推算,明天下午吴冕放风的时候,应该还是李山泉当值,因为四监区有几十名守卫,如果被李山泉取代的人如果只是临时有事,那么上面完全没有必要找一个文职人员来代替作战岗位。
  找到突破口的吴冕并没有继续给李山泉增加压力,而是调整了一个背对他的方向,很快睡了过去。
  ……
  正如吴冕预料的那样,当天下午,李山泉再度出现在了接班的警卫当中,一行人开始押送吴冕前往中心的活动区域。
  四监区的守卫们,在当值的八个小时内,始终都要保持神经紧绷的状态,只有在吴冕进行运动的时候,他们才能稍事休息,只有两组人会贴身守在他的身边,其余人则会对场馆各处进行戒严。
  而刚被调来的李山泉,这天下午就被分到了吴冕身边。
  为了能够跟李山泉进行接触,吴冕特意选择了游泳项目,终于在换衣服的时候,找到了一个跟李山泉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怎么吃对象的那个教程 男朋友有了一次就控制不住的
相关文章
  1. 坐在学长的硬硬的上面写作业 哈昂~哈

    九处某据点,会议室内。 项龙坐在办公桌边,看着沉默不语的沈嘉鸿、鲁大愚、狄天工和林寒酥,不由得烦躁起来:你们九处不是号称全国顶尖的特务机构吗?九哥已经失踪了这么多天...

    0 2023-01-11

  2. 怎么吃对象的那个教程 男朋友有了一次

    冯三血肉模湖都是次要的,他浑身多处肉皮外翻骨头外露,流淌血液都凝固了。 阴兽魂咀嚼口香糖吧嗒嘴从悬挂大火盆中拿起通红通红的烙铁吹了吹,快速往大水缸里面放,瞬间凉水变...

    0 2023-01-11

  3. 如何将自己隐私玩到哭 男朋友C的时候都

    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李维的偷袭就成功了。 快速拔枪这个被动技能加上现在460%的敏捷加成下,李维的拔枪偷袭仅仅只需要几毫秒的时间就能够成功。 空海老和尚看到李维天羽...

    0 2023-01-11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