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的裙底把舌头伸进去 啊轻点灬大JI巴太粗太男男

早安 2022-12-29

 “可惜刘备并未随军,我还给他准备了一整只羊的祭品!”曹操一脸遗憾的感叹了一句,“此人若不能为朝廷所用,日后必为朝廷大患。”
  在大军出发之前,曹操才得知刘备独领一支兵马,将屯于兰陵。
  他竟然并不跟随孙观、吕由一同行动。
  这让曹操非常的遗憾,可当时大军已经整顿完毕,出发在即。
  他也没有办法忽悠刘备跳入利城这座修罗城。
  “陶谦对将军是又想利用,却又有些惧怕,他留下了刘备、臧霸两路兵马,完全就是在防备将军。”徐庶说道,“不过将军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此战过后,仅凭刘备那点兵马,难以阻挡朝廷大军的锋芒。擒杀他,只在早晚。”
  曹操将祭品扔进了火堆中,拍了拍手说道:“我只是遗憾不能一把火全给烧了。”
  徐庶:……
  熊熊火光中夹杂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冲天而起,整个天空都仿佛被烧红了。
  徐庶仰头看了片刻,默默从怀中摸出几块肉干,撕成很细的丝,扔进了火中。
  ……
  浑身满是伤痕的韩浩,护佑着王匡从北城门冲杀了出去。
  刘岱已死在了孙观的刀下,而他们的部曲也仅剩下了身边那区区十数人。
  城内的驻军并不少,足有五千。
  可曹操的袭击来的太突然,几乎是在瞬间整座城就彻底的乱了。
  被打了个猝不及防的刘岱和王匡连召集兵马的机会都没有。
  “府君,您快逃吧,末将来断后!”韩浩对王匡喊道。
  “我就算是下了地下,也与曹贼势不两立!曹贼!”王匡忽然仰天大吼道。
  浑身疲惫的韩浩,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他一刀拍在王匡的坐骑上,忍着身上剧烈的痛楚喊道,“府君,走!”
  战马吃痛,带着王匡夺路而去。
  “韩浩……”
  隐隐约约的,韩浩听见王匡好像喊了句什么,可风太大,他没听清楚。
  “你们也走吧,没有必要将性命白白丢在此处!”韩浩对身边仅剩下的十数名部下说道。
  “我们死在此处,确实好像没有什么意义。可能跟将军一同战死,我倒是觉得挺有意义的,所以,我不走!”一名士兵当即说道,“我们一起从村子里出来的时候,好像就说过同生共死的话,今日倒是如愿了。”
  韩浩看了看这十几名伤痕累累,狼狈不堪的部下,扯着嘴角牵强的笑了。
  十几个人有半数是他熟悉的面庞。
  这些人都是当年跟着他,一起保卫了县乡的伙伴。
  这几年间,不断有新人加入他的部下,也不断有人死去。
  他差点都忘了,他还有这样一群跟随了多年的老伙计。
  “走吧,若能活下来,可以来帮我收殓一下尸体,带我回家乡。”韩浩疲惫说道。
  “将军就别劝了,大丈夫来这世间走一趟,早死晚死都得死,既然这是迟早的事情,那我们何不如选一个轰轰烈烈的死法。”那名士兵的脸上被撕裂了很长一道伤口,胳膊上还扎着箭,可依旧苦中作乐的笑着。
  “不过……我怎么感觉敌军好像不追出来了呢?”
  韩浩看着空无一人的北城门,和城内冲天而起的火光,也愣了下。
  “大概是又发生了什么变故吧,既然如此,我们撤!”韩浩当机立断,下令众人撤退。
  他已经决定了死战在此,可面对空无一人的城门,也再度燃烧了生的希望。
  众人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的沿着通往北方的官道走去。
  利城已失,韩浩想了下,他现在好像只能去祝其城。
  然后再派人将利城丢了的情况,禀告屯在赣榆的鞠义和梁王弥。
  夜色已深,暗淡的月光只能让他们勉强分辨出路在地方,不至于一个不慎翻到沟里去,至于周围的景象,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
  “将军,我怎么感觉前面好像有人呢!”一名将士忽然低声说道。
  有人立马打趣道,“黑黢黢的,哪有什么人?你以为都像我们这群人一样可怜的连个火把都没有?别疑神疑鬼了,都互相扶着点,我们身上都有伤,多摔几下可能会要命。”
  韩浩忽然停了下来,“前面还真有人!”
  互相扶着彼此,像是串了一串的士兵们闻言皆停了下来。
  “将军会不会是看错了?”有人小声问道。
  他这话刚问出来,前方忽然亮起了一团火光。
  紧接着,一传十,十传百,火光瞬间亮成一片!
  前方不仅仅有人,还有马,而且很多!
  韩浩麾下那满身伤痕,早已疲惫不堪的十几名部下,见此情形,腿直接软了。
  方才在城外,他们还有满腔豪言壮语,还有拼死一战的勇气。
  可面前这严阵以待的数千骑兵,那森然的气势瞬间就压垮了他们的意志。
  如果能打一打,他们兴许还能坚持一下。

 


  可若这支骑兵若发起冲锋,他们只会被虐杀。
  韩浩看了看身边这十数名非要跟着他一起送死的部下,朗声喊道:“敢问是哪位将军当面?方才曹孟德将军在进城之时许诺我,若我改弦易辙,他随时可为我设接风宴,现在我答应了。”
  面若死灰一般的十几名部下,脸上瞬间有了光彩。
  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
  他们好像可以不死了……
  马超手握长枪,策马而来,“你是何人?”
  “河内太守王匡帐下从事韩浩!”韩浩喊道。
  身上的伤势痛的他忍不住想龇牙咧嘴,可面对眼前这位非常面生,却又威武不凡的将领,他不但强行忍住了,还刻意站的笔直,好让自己的气势看起来稍微盛一些。
  “王匡,他可不是什么河内太守,而是贼寇!”马超冷眼扫过,闷声说道,“既然你与曹将军有旧,那便留你一条性命!其余人等,尽诛!”
  “不行,他们乃是我的手足兄弟,要杀你连我一起杀了!”韩浩立马喊道。
  马超抬手一枪,便将一名韩浩的部下刺在马下,“你在命令我?”
  韩浩瞬间瞋目竖眉,死死攥住了拳头,暗咬牙关一字一顿的说道,“卑职……只是在请求将军!”
  马超冰冷的目光扫过韩浩,下令道,“带走!”
  他身后立马冲出数十骑,像是赶羊一般,喝骂着催促韩浩等人原路折返,向前行走。
  “将军,且稍作忍耐,此人能被曹孟德留在外围,恐怕身份不低。我等死也就死了,将军还需留着有用之躯!”一名将士装作刻意搀扶着韩浩的声音,低声劝道。
  忧愤满腔的韩浩沉着脸,凄然自嘲道:“我有什么有用之躯,只是不想死的如此窝囊罢了,都跟紧我,我带你们谋个生路。”
  众人无声,只是默默朝着韩浩身边靠拢了一些。
  马超策马行走在韩浩等人的身边,神情始终没有丝毫的松懈。
  他不知道这个败将跟曹操到底有什么关系,但在此刻他们还只是败将,而不是他的降卒,他也没有给别人惯毛病的习惯。
  ……
  利城的这一把火一直烧到了天明,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天光刚蒙蒙亮的时候,曹操于南城外击鼓聚将。
  马超这才带着韩浩这个他以为的曹操的故交一起赶了过去。
  看到韩浩,曹操满脸的惊喜,“韩元嗣,能看到你还活着实在是太好了。果然,真正的人才,天都是不收的,刘岱、王匡这两个蠢货都死在了城中,竟唯独你活了下来,这皆是天意啊!”
  “见过曹将军,我来……纳降!”韩浩拱手行礼,并没有提及王匡已经被他送走了的事。
  曹操一把握住韩浩的手,对马超说道:“孟起久在凉州应该不知韩元嗣之名,这可是一位忠心耿耿,为人壮烈的豪杰。年少时便召集乡中壮勇保卫县乡,此后受王匡征召为从事,素以秉公行事,公正不阿而闻名。”
  听到曹操这么说,马超脸上的神色才终于稍微缓和了一些,与韩浩拱手相见。
  “超不识英雄人物,多有得罪,还请海涵!”马超客气说道。
  韩浩也这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伏波将军之后,马腾之子,传言乃凉州第一猛将的马超马孟起。
  只是……
  他忽然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马超……不是刚刚才投降朝廷吗?
  这怎么上个月还在凉州,这个月便已出现在了徐州,还投靠了曹操?!
  “曹将军,我稍有些不解,马将军此时好像不应该在这里吧?”韩浩问道。
  曹操打了个哈哈,说道:“没什么不应该的。两条腿长在自己身上,天下何处去不得?”
  “既然你们已经见过了,那便议事吧。”
  虽然曹操没有直接回答,但韩浩已基本上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什么叛出朝廷,这分明就是一个阴谋!
  他想起了昨夜城内冲天而起的火光,和犹如流星一般持续了近一个时辰的火箭雨。
  不由得,韩浩打了个哆嗦,一股凉意,从尾椎骨直窜上了后脑勺。
  这时,曹操说道:“利城之战虽然已经结束,但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元嗣,城内的事情,你应当是最清楚的,刘岱与王匡是否请求了援兵?”
  韩浩压下心中的震惊,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拱手对曹操说道:“没有援兵!”
  “起初,刘岱和王匡皆以为是陶谦派兵夜袭,差点派人向祝其与赣榆请求援兵,可后来又想到极有可能是将军率兵到来,便作罢了。”
  曹操颔首,抬手对徐庶说道,“既如此,元直,调兵遣将吧!”
  “喏!”徐庶没有任何客气委婉,径直喊道:“曹仁将军!”
  “在!”曹仁起身,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曹操。
  他有些惊奇曹操为何将调兵遣将,发号施令的权利给了徐庶。
  “请曹仁将军率兵本部兵马,及三千琅琊兵,佯装败退,袭取兰陵。”徐庶下令道。
  “喏!”

 韩浩领了王匡的命令,率领麾下部曲出了利城,横在了那支只见火把,却看不清楚人的大军面前。

  唏律律的马蹄声从远处而来。
  韩浩按住手中长枪,命令大军列阵相迎。
  “来将止步!”他大声喝道。
  夜色偏深,韩浩担心来人真是曹操,便并未以箭射住阵脚。
  从前方而来的几骑闻声放缓了速度,停在了韩浩前方十数步开外。
  “可是曹将军?我乃王府君麾下从事韩浩,奉命在此相迎!”韩浩大声喊道。
  他已经非常努力的去看了,可对方只打了三五支火把,他能看见大概的轮廓,却始终看不清楚来人的脸。不得已,韩浩只好用这样的方式去试探对方的身份。
  “原来是韩从事,我对你之名可是早有耳闻啊,你跟着王匡实在是屈才了,以后跟着我吧!”曹操缓步向前,朗声说道。
  韩浩顿时无语,这人都还没有弄清楚是谁呢,他竟然张罗着要挖墙脚。
  不过曹操单骑向前又走了几步之后,他总算是看清楚了。
  来人确实是曹操无疑。
  “来人,去禀告二位府君,曹操率军抵达!”韩浩对身边的部下吩咐了一句。
  “喏!”
  部下领命而去之后,韩浩也脱离了本阵,迎向了曹操。
  “曹将军且请稍后,我已派人通知刘岱、王匡二位府君,得知将军率军抵达,二位府君早就已经在城内等候了。”韩浩说道。
  曹操故作不悦说道:“两个胆小如鼠的混账,既然已经得知我来了,却为何不出城相迎?反而躲在城内等着,他们这是怕我曹操对他们不利吗?”
  韩浩礼貌且客气的解释道,“是将军来的太晚了。”
  “胡言乱语,月明星稀,晚什么晚?分明就是在提防于我!”曹操轻哼了一声。
  韩浩:……
  他看了看勉强也就能分清楚哪里是天,哪里是地的天色,不禁无言。
  能睁着眼睛把瞎话说到如此理直气壮的地步,也算得上是个人才。
  “曹将军当真是误会了。”韩浩无奈说道。
  曹操的胡搅蛮缠,让他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我方才的提议,你觉得如何?以后跟我吧!”曹操望着韩浩,忽然非常真挚的说道。
  早在兖州之时,曹操就知道韩浩此人。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出手招揽,王匡便兵败撤往了冀州。
  后来听闻袁术也以骑都尉之职招揽过韩浩,但并未成功。
  今天晚上的利城注定会化为一座修罗场,曹操不想这样的人才葬身此地,才在这有些不合时宜的情况下,用这样的方式出手招揽。
  “将军抬爱了,我暂时还不想改弦易辙。”韩浩客气的回绝了曹操。
  曹操稍有些遗憾,“如此……也罢,我这随时给你留着一席之地,若那一日改变了主意,大可自来,我为你设宴接风。”
  “多谢将军抬爱!”韩浩说道。
  “不用等他们了,我们进城吧。韩从事应该没有意见吧?”曹操环顾了一圈周围,说道。
  韩浩错身,“曹将军请!”
  曹操向前摆了下手,一旁的斥候立刻舞动了火把,以火光为号。
  浩浩荡荡的大军顷刻而动,朝着利城走去。
  藏在军中的孙观,见状低声对吕由说道,“此时还不动手,曹孟德这是要做什么?”
  吕由劝道:“进城之后再动手,此地距离城门虽然也不远了,但依旧不稳妥。若敌军反应过来,完全有时间关闭城门。还是听曹操的,他前身涉险,走在前面,我们还担心什么呢?”
  孙观虽然不忿曹操,但听到这话也暂时压下了心中的不快。
  曹操只带了数骑在前,亲涉险境,这事他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韩浩带着曹操,刚走进城门,得到传信的刘岱与王匡二人也刚好从城墙上下来。
  “见过曹将军!”王匡笑着拱手,“将军为何星夜而来?”
  “天黑之前没走到,我也不愿意在野地里安营扎寨,便只好星夜来找二位混口吃喝。”曹操谈笑自若,对王匡说道。
  “曹兄还是如此的风趣幽默啊!”刘岱上前说道,“我们已为曹兄备好了薄酒,请!”
  这时,曹操却忽然停了下来,轻叹一声,说道:“这顿酒,还是待我百年之后去地下与你们二位同饮吧,今日,怕是喝不成了。”
  刘岱心中顿时警觉起来,问道:“曹兄这是何意?”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不太喜欢寄人篱下,所以劳烦二位将这利城先让与我!”曹操猛拽了一把缰绳,迅速后撤一步,大声喝道,“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听到这一声呼喝,刚刚率军穿过门洞的孙观,瞬间一马当先冲杀了出去。
  其后兵马顺势而动,高声呼喝着跟在孙观的后面掩杀进了城中。
  刘岱、王匡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忙率军后撤。

 


  韩浩还欲擒贼先擒王,去追杀曹操,却被担心自己安危的王匡急急招了回去。
  城门口顷刻间便乱做了一团。
  已经退到了城门洞下的曹操,看着浩浩荡荡的徐州军在孙观的带领下,大呼小叫着冲入城中,对身旁手持一杆长枪,看起来威武不凡的徐庶说道,“这就是贼寇的作风,口号喊的乱七八糟的,可他们自觉非常的威风!”
  “未经操练的兵马便是如此,顺风仗势若猛虎,可却禁不起随便一场逆风仗的考验!”徐庶附和了一句,低声对曹操说道,“将军也应该呼喝几声,以壮声势。也叫孙观、吕由二人得知我们依旧在这里,好打消他们的疑虑。”
  “这有何不可。”曹操爽快应了下来。
  随后持刀厉声吼道:“速度再快点,斩杀敌将者,赏千金!”
  “杀!拖拖沓沓的,你们村口的老妇都比尔等的脚步快!”
  “速速入城!”
  喊了两嗓子,他忽对徐庶感慨道,“往日率军冲杀,喊的顺其自然。这忽然让我装作模样的喊,我竟不知道该喊什么了,此事倒是稀奇了。”
  “将军,这便是为什么有些人一说谎话便磕磕绊绊,神色不自然的原因!”徐庶说道。
  曹操一听乐了,“嘿,你这个解释,我很喜欢。如此,我倒是知道原因了!”
  说完,他再度厉声吼道,“斩将夺旗者,可为将!”
  “擒杀刘岱、王匡者,赏万贯家资!握紧你们的兵器,于我杀!”
  喊了两嗓子,他又对徐庶说道:“这回,感觉好多了。”
  徐庶:……
  冲杀在前的孙观,扭头看了一眼畏畏缩缩藏在门洞下面的曹操,不屑的笑了,“逞口舌之能你曹孟德算一号人物,可上阵冲杀还需看我孙婴子!”
  此时大军已半数攻入城中,孙观再无疑虑,带兵追杀着刘岱和王匡直奔城北而去。
  “让曹仁带兵入城!”曹操见徐州进的也差不多了,对斥候吩咐道。
  “喏!”
  曹仁带着五百西园精锐,以及三千曹操在琅琊收编的各路兵马,携带大量的火油等助燃之物,在徐州兵进得差不多之后,这才杀入了城中。
  一面杀敌,他们一面迅速泼洒火油。
  不以杀敌为目的的他们,以五百西园精锐开道,移动起来的速度很快。
  转了不到一个时辰,曹仁便率军折返了回来。
  “封锁城门,传令马超堵住北城门!”曹操果断下令。
  众军迅速撤出了城池,并在外面以马车、石块堵塞了城门。
  在曹仁率军泼洒火油的时候,虽然有不少徐州兵注意到了,可作为盟军,他们并未多想,大部分人还都以为曹操的部下有杀人放火的习惯。
  故而直到城门被堵,马超也守在了北城门外,孙观和吕由还蒙在鼓中,依旧满城追杀着刘岱和王匡这两个敌将。
  “风从东来,将军,换个位置!”徐庶拔了几根马毛举在手中,看了看风向对曹操说道。
  曹操颔首,下令曹仁移军东南角。
  片刻后,城外万箭齐发,宛若流星一般照亮了利城。
  熊熊的火势在火油的助攻下,几乎是在瞬间便燃烧了起来。
  曹操命亲兵搬上来了他早就准备好的香蜡烛纸,以及整整一筐的祭品。
  “要走的都排队,去了地下莫怪我,各为其主,死伤是在所难免的,你们应该理解。”曹操用一根木棍点燃了那一堆烛裱,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
  边上曹仁还在一轮接着一轮的往城内放箭,而曹操却在一旁烧纸祭奠。
  这堪称离奇的一幕看的徐庶眼睛发直。
  “曹将军这是做什么?”他忍不住问道。
  一边杀人一边祭奠,这场面看起来实在是有点儿说不出来的怪异。
  “最近睡觉不是很踏实,我怀疑是杀戮过多,遭人惦记了。给他们烧点儿盘缠,送点祭品,好让他们安生去地下过活,莫要再来招惹我!”曹操说道。
  “以前吧,我对此虽然不是嗤之以鼻,但也并未多么看重。可陛下那一句旌旗十万斩阎罗实在有些吓人,你肯定不知道陛下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东西吧?”
  徐庶木然摇了摇头。
  他感觉灵魂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这些事我告诉你,你可莫要说出去。陛下……非寻常人,极有可能上与天通,下与地接!”曹操神神秘秘的说道。
  这句话让徐庶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将军所说的是不是……天人三策?”
  他想说那个有一半是假的,不能全信。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你不信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见过!”曹操郑重说道。
  徐庶:!!!
  见过?!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上一篇
啊轻点灬两个大JI巴太粗太长了 性过程写得很黄很详细的小说
相关文章
  1. 他扒开我的裙底把舌头伸进去 啊轻点灬大

    可惜刘备并未随军,我还给他准备了一整只羊的祭品!曹操一脸遗憾的感叹了一句,此人若不能为朝廷所用,日后必为朝廷大患。 在大军出发之前,曹操才得知刘备独领一支兵马,将屯...

    0 2022-12-29

  2. 啊轻点灬两个大JI巴太粗太长了 性过程写

    可惜刘备并未随军,我还给他准备了一整只羊的祭品!曹操一脸遗憾的感叹了一句,此人若不能为朝廷所用,日后必为朝廷大患。 在大军出发之前,曹操才得知刘备独领一支兵马,将屯...

    0 2022-12-29

  3. 男人J桶进女人P无遮挡全过程 小SAO货水好

    六月的夏季,晚风都带着一股热浪,吹的人都要窒息。 否则一呼吸,全身上下都像是着了火。 傍晚,夕阳火红,今年的雨水不多,天气特别干燥,特别热。 拉车的驴子,全身毛发都已...

    0 2022-12-29

返回顶部小火箭